[信仰网刊 | 第十七期 | 2004年7月]

恩典与代价

周小安

  依笔者的观察,今日教会面对的危机主要有两点:一、就教会体制(硬件)来说,今日教会的体制基本上是承袭了旧约的宗教体制(以圣殿、专职祭司和礼仪为要素)。这种体制在一种信奉单一宗教的社会文化中,是行之有效的;但在一种日益世俗化和异教化的社会文化中,却越来越失去效力。二、就神学教义(软件)来说,今日教会(包括天主教)基本上没有认真落实新约中每一个信徒都是基督的门徒(信徒皆祭司)这项至关重要的真理。教会最注重的真理,如救恩、恩典中,也不把作门徒包括在内。
  早在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就对上述症结的第二点有极深的透视。在他所出版的《追随基督》[1]一书中,对这一点作了详尽的剖析。他指出“廉价的恩典”是今日教会的死敌,并提出归回圣经所启示的“重价的恩典”。令人遗憾、难解的是,这本书至今没有获得教会和广大信徒的重视,所以今日教会的危机依然如旧。
  按笔者的推测,一个可能的原因是,“重价的恩典”是一个看起来自相矛盾的说法。既然是“恩典”,就是“白白”获得的,又何来“重价”呢?既然是“重价的”,还能称得上“白白的恩典”吗?正是因为这矛盾的存在,传统上将福音书中主耶稣对作门徒的要求一笔勾销,把它们当作像“割礼“一样只适宜于犹太基督徒的教训。现在我们知道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它将把主的大使命(太二十八18-20)也一笔勾销。笔者在本文中希望澄清一些有关的概念,说明“白白的恩典”和“门徒的代价”都是新约中明白无误的启示,而且,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实质的矛盾,它们共同构成了新约所启示的全备而丰富的救恩。
  一、白白的恩典
  罗三23-28:“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
  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既是这样,哪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用何法没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有古卷作“因为”)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弗二4-9:“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白白的恩典”是新约中明白无误的启示,也是基督徒信仰的中心。从上述两段经文和新约中更多其他的经文中,我们看到“恩典”的三个要点:
  (一)人的不配
  “人的不配”主要是指罪的普世性和人在道德、灵性上的无能光景。人之所以能够获得救恩,首先并不是因为人里面有多少美好的性质,或者有多少高尚的行为。事实上刚刚相反。虽然人本来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但“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结果,普世的人都在罪恶、过犯之中,与神隔绝、与神为敌,不能够荣耀神。而且,人无法自救。因为人性受了罪的污染、败坏,人在灵性和道德上处在无能的状态。无论人如何修养、修炼,接受教育,也无论人如何改革社会、改造人性,都无法改善人性。圣经把人类堕落的光景描写为:“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一个“死”字,把人类在灵性和道德上的无能刻画得淋漓尽致。
  (二)神的怜悯和大爱
  恩典既是指一个人所不配得的、不必付代价就得来的福分,它的来源和动机就不在蒙受恩典的人,而在那愿意向人施恩的神。恩典首先源自神丰富的怜悯,“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恩典更是从神仁爱的属性中发出的行动:“因他爱我们的大爱”。所以,基本的前提是,救恩是完全由神那一边临到我们的。更重要的是,它不单由神那一边来,并且是不顾我们的光景——我们根本不配得。换句话说,那不是神对我们所具有的某一项品质发出的回应。救恩绝对不是神对我们里面某些因素的回应,它也不是我们所配得的或赚来的。我们毫无任何权利享受救恩:整个救恩的荣耀之处在於,虽然我们只配得到惩罚、地狱,和永远与神隔离,但因神奇妙的怜悯和大爱,他赐下了无比丰富的救恩:赦罪、称义、与神和好、得儿子的名分、永生和荣耀。
  (三)神的代价
  恩典的第三个要点是,虽然救恩是受恩者不配得的,也是白白领受的,但施恩者却为此付
  出了极大的代价。有的时候我们施恩於别人,而自己不必作多少的牺牲。例如有一个百万富翁,他看见一个贫穷的乞丐。这个富翁若伸手施舍了一千块钱,那么他的这项举动确实高贵而慷慨。可是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这举动本身是仁慈的,可是如果这个富翁必须作一些个人的牺牲来帮助他的话,那么这个举动就更有价值了。换句话说,我们的行动最终之价值,取决于我们必须为此付上多少代价。神为我们舍了他的儿子,并且让他为我们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这就是神的恩典!
  二、门徒的代价[2]
  路十四25-33:“有极多的人和耶稣同行。他转过来对他们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太十三44-46:“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人遇见了就把它藏起来,欢欢喜喜地去变卖一切所有的,买这块地。天国又好像买卖人寻找好珠子,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
  上述两段经文和新约中更多其他的经文清楚明白地向我们启示了作门徒的代价,其中包含了两个重点:(一)作门徒是得付代价的,若没有看清这点,有些人会在缺少准备和委身的情况下开始了基督徒的生活,以至于日后退却或灭亡;(二)若有人要作基督的门徒,领受神的救恩,就一定要准备付上代价。
  (一)没有计算好代价的人
  主耶稣出来传道后不久,就吸引许多人出来跟着他,一时还有人成为追随者。他们赞叹他的话语,诧异他的能力。他们相信耶稣就是那弥赛亚,马上要为以色列人引入无上祝福的新纪元。但是,他们越听,就越觉得他的教训太难、不易接受。他们要那受膏者,却不要悔改。如经上所记:“从此他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约六66)
  底马发现听从福音的代价太高。起先,他对惊险的宣道工作很有兴趣,当使徒保罗邀他同
  去旅行布道时,他必曾雀跃不已。能和保罗同去,是何等有幸的事。底马也是没有计算会遇见的
  困难。因此,当使徒下监时,底马就开始爱慕世上的好处,远离了保罗及保罗的主。保罗说:“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提後四10)
  恐怕,这也是今日信徒常有的毛病。他们往往在口头上接受基督徒的信仰,也接受了许多属灵知识的教导。但是,却没有真正计算作门徒的代价。当今生的引诱来了,而他们又发现与基督交往下去是要付代价的,这代价太高,不是他们所乐意支付的;他们希求世上的乐趣、好评及报酬,被未信的朋友拉扯著,试探牵引著,渐渐地,他们跟不上了。在聚会中,越来越少看见他们。查经次数也递减。最后,他们就随流失去了。
  (二)作门徒要准备付上什么代价
  我得付出什么,才能作主的门徒?我得放下自义,不再自以为是个好人,而是触犯了神公义的律法,因此是在他的忿怒之下,被他判为有罪。但是,我放下自义时,却得著了基督的义,是完美的、不废的义。在这义中,我可以坦然站在神宝座前,一无所惧。
  我得放下难舍的诸罪。我得放弃罪,每一样罪。我不能抓住任何一罪,却又假装是跟从著主耶稣基督。但我的罪却被圣洁取代了,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我尝到的是圣洁的喜乐,而非罪的虚空和捆绑。
  我得放下与世俗为友。我在世上行走,却不属这世界。我深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因为世界常常要拉我远离神。确是如此,我不只是不与世界为伍,还是为了追求神而鄙恶这世代。代价惊人?是的,但我虽不与世界为友,却有基督与我为友。他对他的门徒说:“以後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因为仆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称你们为朋友,因我从我父所听见的,已经都告诉你们了。”(约十五15)
  我得放下我自己的人生观,人生是什么?哪些事事关紧要?我得放弃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我得放下我那些混乱、矛盾的见解,臣服於神在圣经中的启示。我绝不能修订或推翻神的决定。但是,我果真把每缕思绪都让基督来掌管时,我就能找到真自由。正如耶稣说的:“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
  我得放下自己的人生计画。我要作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有许多自己的想法,但我得全部放下。我不能自行作主,同时又要耶稣来作主。耶稣是一切的主宰。他若非我全人之主,就全然非我主。倘若他不是主,也就不是救主。我一定得放掉我的计画。是的,非这么作不可。但是,耶稣却有完美无瑕的计画,要取代我那漏洞百出的计画,他要藉他的计画来祝福我、帮助别
  人。
  我得放下自己的主权,那个邪恶、自私的意志非铲除不可。但却会得知神那“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2)。
  耶稣说,人若不恨父母、妻儿、兄弟姐妹、甚或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他的门徒。这一方
  面说明,在今生,即使是最正当的人伦关系和情谊里,也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它们也有可能叫我与主不能相亲。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主耶稣的无上权柄。因为,若非拥有无上权柄,谁敢说这话?除了神,谁能作此要求?若耶稣是神,他的国度的要求,会远较我们今天所想像的更严。我们听见耶稣说,我们得恨父母、妻儿,才能作他的门徒。我们觉得这样似乎太偏激了。但如果他是神,就一点也不偏激。假如他是神,我们就该向他完全顺服,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是,就算是献上我们的性命供他使用,也毫不为过。
  今天,若有人要作主的门徒,起码要相信他的每个教训,且要放下一切。你一定要放下一切。连一点点自我都不能保留。不仅要舍弃一切罪,断绝一切错误思想,而且必须舍己,就是否定自己,必须完全属主。
  在今生,你可能得度过被世人(在低落时,甚至你自己)当成傻瓜的日子。但是,你不儍。有一天,你和整个被造的宇宙,都要清楚看见那种生命才是上算的。
  三、“重价的恩典”
  如上所示,白白的恩典和门徒的代价都是圣经明白无误的启示,现在的问题是:它们中间看起来的矛盾如何才能够协调呢?关键在于:虽然“恩典”和“代价”都与救恩有关,但却是关乎救恩的不同方面。“恩典”是就着救恩的资格,或救恩的来源和根基说的,而“代价”则是就着救恩的目的和结果说的。所以,它们看似矛盾,其实并不矛盾。下面让我们首先作一个概念逻辑上的说明,然后再用一个比喻来补充。
  就获得救恩的资格来说,(这关乎救恩的来源和根基)救恩是白白赐给那些本来不配的人。他们本来不具备获得救恩的资格。而且,无论人愿意为救恩付出什么代价,也不能使他具备获得救恩的资格。只有神的儿子在十字架上的流血牺牲,才使人白白的获得救恩。因此我们说,救恩是白白的恩典。
  然而,就救恩的目的和结果来说,救恩决不允许人继续留在原来的生活状态下(即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它要求人计算代价,它要求人愿意舍弃原来的旧生活,并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即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并且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因此我们说,救恩要求人计算代价。这要求一点也不会冲淡恩典的性质,是理所当然的。
  总之,白白的恩典是针对获得救恩的资格(即救恩的来源和根基)而言的;而门徒的代价是针对救恩的目的和结果而言的。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实质的矛盾。所谓“重价的恩典”,“重价”是针对救恩的目的和结果而言的,“恩典”是针对救恩的来源和根基而言的。
  用比喻来说,假设美国政府在一段时间内对中国人采取特殊的优惠政策,凡愿意移民美国的中国人,只要本人提出申请,就可以得到批准。我们可以说,这是美国政府对中国移民的一个“恩典”。虽然,这一个“恩典”对中国移民不要求任何先决条件,是白白的给予,但其中仍包涵了中国移民所需要计算的“代价”:这恩典决不允许中国人来到美国后仍然按中国的生活方式生活,而要求中国移民来到美国之后按美国的法律来生活。而这要求一点也不冲淡“恩典”的性质,是理所当然的。
  这情形在某方面与我们所领受的救恩很相似。首先,神将救恩(赦罪、称义、进天国、得永生)白白赐给那些愿意相信接受主耶稣基督的人,其中不带任何其他先决条件。其次,这救恩仍包含了每个蒙恩得救的人所要计算的代价:他们必须愿意抛弃原来旧的生活模式,而开始过以基督为中心的新生活。由此看来,恩典和代价这两方面并不矛盾,它们共同组成了神全备而丰富的救恩。
  下面我们进一步从三方面比较“计算代价”与“悔改”,我们将看出,它们其实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说法而已。所不同的是,悔改所带的感情色彩更浓一些,而计算代价则带有更多理智的色彩。
  (一)计算代价是真悔改的另一种说法。
  悔改,就是离弃罪(包括有罪的念头),转而跟随耶稣。意思是重新声明并弃绝我们以前所持,而今发现是与神的启示抵触之看法。福音要求人悔改,悔改不只是认罪,也是离弃罪。悔改这字的希腊文,其实是“改变心意”、“回转”的意思。施洗约翰所传讲的就是悔改:“他……宣讲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路三3)。耶稣开始公开传道时,他自己的信息是:“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一15)。稍後,门徒“就出去,传道叫人悔改”(可六12)。彼得宣称:“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三19)。使徒保罗站在亚略巴古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徒十七30)。
  比较悔改与计算代价的含义(见上面第二节第(二)小节),我们不难发现它们所包含的内核是相同的:得救的人愿意被彻底改变,从以自我为中心改变为以基督为中心,从背离神改变为归向神。归根到底,它们是同一件事情(即一个人对待福音的正确态度)的不同说法而已。
  (二)悔改(计算代价)的必须
  在新约里,悔改(计算代价)是获得救恩的途径(正如信心),这是由神的公义而怜悯的
  性情所决定的。从神的公义来说,它要求得救的人生命改变,并且开始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公义的神不可能拯救人脱离罪恶的刑罚,而同时却让人继续活在罪恶中。所以,救恩要求人悔改或计算代价。从神的怜悯来说,若没有神的怜悯和赦免,即使人愿意悔改(计算代价)也不能使他进天国。此外,神不仅仅赦免那些愿意悔改(计算代价)的人,而且,神也主动地去寻找失丧的罪人。在罪人还没有悔改(计算代价)时,神就主动差遣他的儿子为罪人而死,使他们的罪能得赦免。
  我们要知道,救恩的代价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付出的客观的代价,而悔改(计算代价)只表明人的主观态度。当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当我们还根本不知道悔改(计算代价)的时候,神就差遣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降世,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又从死里复活,使我们可以因他而罪得赦免,与神和好,并且成为神的儿女。所以,悔改(计算代价)决不增加一丝一毫神所付的代价,但却是一个人得救的途径。
  (三)悔改(计算代价)不是得救的根源。
  悔改(计算代价)是得救的途径,但却不是得救的原因或根源;所以悔改(计算代价)并不是功德。如果我认清了自己是有罪的,必须痛改前非,准备过新的生活,便以为有了功德,取得了得救的资格,这好比我认清了自己的病情,愿意得医治,便以为自己医好了自己的病一样。这是混淆了主观与客观。另一方面,病人必须自己求医,这是他恢复健康的必要条件,但不是他获得医治的原因。
  一个破产的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破产,举目仰望有人向他伸出援手,并不表示他使自己脱离破产的境况了。必须要有人代替他付上所有的债务,他才能实际地脱离破产的绝境。真正的功德只属于那替他代付债务的人,而不属于那渴望脱离债务的人。另一方面,破产的人必须自己求援,这是他脱离破产的必要条件,但不是他脱离破产的原因。
  总之,“悔改”与“计算代价”,并不与恩典有任何实质的冲突。恩典就是无功而有过的人从神领受不配得的福分。悔改和计算代价就是罪人认定自己失丧的地位,也认清自己非靠恩典不能得救。所以,一方面,悔改和计算代价对于救恩是必要的;另一方面,只有恩典才能叫人真正悔改和计算代价,它们都是以神的恩典为前提的。
  注释
  [1]潘霍华著,邓启明、古乐人译,《追随基督》,(道声出版社,1989年)。
  [2]箴士. 卜易士著,邬锡芬译,《你也能做主门徒》,(校园书房出版社,1990年),第九章。
  2004年6月
          

 非特别注明,本刊所录文稿均为作者惠寄或经特别授权。转载敬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