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 头 鹰

    上帝啊,请问你在哪里,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你。

    我很想信下去,我一向就信的,我不是一生下来就受过洗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那里,萤火虫说,他也没看过,虽然他有一盏零点零五支光的灯
笼。

    如果我看不见,摸不着,你还叫我信,这可真难了。

    不但如此,我还听说许多怪玩意,譬如说,他们认为除了黑夜,还有白天,这说法简直荒谬,又说白天里有太阳,太阳一照就显出红的花,绿的草,哎,他们真是什么话都编造得出来!

    你想,上帝,这些我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怎么会合乎理性呢?而不合理性又怎能存在呢?

    从前,那时候我才读小学,常常去参加主日学,好像信得蛮有那么回事。可是,现在我是高中生了,我的眼睛睁得比从前大了,常常在实验室里做物理化学的实验了,信教对我这种知识份子而言,是显得有些落伍了。

    昨天晚上,我去拜访小白鸽,听说她是这一带最虔诚的基督徒了,不过我奇怪她为什么那么做,每次我去的时候,她总是在睡觉,我告诉她“一日之计在于晚”的大道理,可惜她的脑子显然弄不懂。我问她何以会承认有上帝,有太阳,有花,她说她只晓得那是事实,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她送我出门,看见我健步如飞,把她吓坏了,她说:“咦,你真行,这么黑你也看得见啊?”我这才晓得,原来她所以虔诚是因为她眼睛不好呀!

    有时候,我去拜访我的朋友蠧鱼博士,他的住址不太好找,常从这本书搬到那本书,他很有学问,不过他说,他圣经虽吃了好几本,(他的主人是基督徒,很有爱心,常买圣经喂他)却也不知道你在哪里。

    你能让我看看吗?或者你显个神迹也行,我已经是个中学生了,我可不能傻里傻气地信呀!

    好了,不多说了,有空请到实验室来,我希望能在那里化验你,至少我要捏到你才算数。

    对了,有一件事我忘了提一提,我的实验室在第五号橡树的第二百一十三号分枝上,你来的时候小心点找,很容易走错的,请你有空就来——因为我没功夫到你那里去。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