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影视评论>>《黑洞》演义:一代“精英”的悲哀 打印
《黑洞》演义:一代“精英”的悲哀
作者: 珊珊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近年大陆出了一批“反贪”“反黑社会”题材的电视片,三十一集电视连续剧《黑洞》是其中之一。由著名演员陈道明饰演的聂明宇是影片刻意突显的人物。他的思索、追求、崛起、演变与沉沦反映了当代一类人的命运。值得人们反思。

  无可否认,聂明宇曾是个有理想、有抱负、有智慧、有才干的时代精英。从他个人的经历可看到时代的变迁,看到不同时代对人们和他的呼唤,以及他积极、出色的回应:工厂时,任劳任怨的劳动模范;战场上,舍身救战友的英雄;恢复“高考”后的法学硕士;“经济改革”后,私营企业的董事长;当今的公众人物、社会名流、成功典范,杰出青年、现代富豪。

  一路走来,聂明宇一直保持着与社会精神同步。凡是时代推崇的,他都积极回应;凡是时代追求的,他凭自己的努力都获得了。改革开放,为他这样知识化、年轻化,又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拓展了新舞台。聂明宇抓住了这个人生机遇,他成功了,至少是曾经,至少是在许多人眼里。

  他的公司成为市里的金牌企业,纳税大户,他被评为“十大杰出企业家”,常常在各种传媒上抛头露面,无疑,成功者的光环照在他的头上。但影片一开始,就展示给人们一连串犯罪案件:三陪女被杀、三十八辆走私车强行通关、地下赌场生意火爆。件件都直指聂明宇及其手下势力。精英与罪犯?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一个天,一个地狱的形象,今天怎么同日而语在一个人身上?

  精英们走了一条不归路:一条崎岖艰难的奋斗之路,一条应酬四面贪婪,打通各路关节的路,一条“众人皆醉我独醒”到“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路,一条迎面鲜花、荣誉、喝彩的路,一条从寻梦、追梦、梦碎、梦醒到无梦疯狂的路;一条走向枷锁和镣铐的毁灭之路,总之,是一条成功与罪恶并行的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精英们是高智商的犯罪者。不懂犯罪、避罪知识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精英。何况聂明宇,一个毕业于法律系的硕士生。这里我们要问,罪是什么?罪在哪里?灭罪的战场在哪里?如果答案说,“罪是触犯律法的条文”,那么,灭罪的战场就是职业的执法部门,就在警匪之间。那么精英们就有本事一边犯罪,一边避开触犯律法条文,一边与执法者周旋,一边仍可逍遥法外作他的“精英”。

  今天,我们要认清的是:罪在每个人身上,因此,灭罪的战场是无形的,是在每个人心里。人心的私欲、贪婪、虚荣、嫉妒、仇恨都是罪,是演变成伤害自己和他人悲剧的根源。

  精英转化为罪犯,不能不看到他周围的“罪人”。聂明宇的太太只因“红杏出墙”怕遭报复才收集丈夫的罪证,当她意识到丈夫真会被检控时,反而出来保护他;聂明宇的父亲只为自己保官才清廉,当他意识到儿子真有问题时,就出来阻挠查案;聂明宇的妹妹,一个任性的女孩竟逼着哥哥去杀为伤害她已坐了十年大狱刚出狱的人。

  如果人们没有意识到,罪在每个人的内心,没有足够的良知提醒何为罪,就会给自己和别人提供犯罪的温床。因为那温床就在我们身边,就是我们日常可见的:应酬关系的酒席、有利益交易的礼物、开后门的条子、大人物的暗示、亲朋好友的托付、嫌贫爱富的心态、贪图利益放弃原则、、、、、、

  聂明宇一直在与他的老同学、老战友、老交情,身为刑警队队长的刘振汉周旋。聂明宇知道自己有罪,但同时,他越来越认为整个社会及其制度都陷在罪恶里。这个社会和制度是罪的制造者、保护者和引诱者。社会为他提供了犯罪的战场,制度引诱他、保护他一步步犯罪无法自拔。

  带着这样的意识,他在犯罪的路上越走越远,他清醒地、自觉地、深思熟虑、策划周详地用罪的方式,避开“罪法条文”,去挑战他心目中这个“罪的制度和社会”。他的策略就是利用他、“巩固”他、嘲弄他、摧毁他。

  利用他,为自己和私人集团谋利益。社会既然崇尚财富,咱们就创造财富,聂明宇的龙腾公司是天都市的骨干企业、纳税大户,为当地树了“财富”的样板,也为当地做过好事、善事。影片透露他办了三所希望小学,两所养老院。同时,聂明宇也利用社会对他的宣传,扩大公司的知名度。有“公司利益高于一切”的宗旨,聂明宇启用能为公司带来利益的人,不管他用何种手段;利用人的空虚和贪婪心态,开设地下赌场,赚黑心钱;利用海关贪官的渠道走私,他们的理论是走私获利,去做“善事”,总好过交税,让贪官们挥霍了;同样,为公司利益说谎、圆谎甚至杀人是必要的,谁有这本事,谁就是公司的功臣。

  “巩固”他,就是上下左右喂养一批贪官,再利用他们维护这个架构。影片可看到,为顺利走私,他们贿络了海关上下几乎所有官员;为找后台支柱,他们贿络了全市最高位的人物。聂明宇认为巩固这架构并不难,因为如果人人对钱有渴望,没防范,这架构就有大把人去维护和巩固。太故事化的是,他们的贿络本可以无孔不入,到司法、海关、看守所,却没到警局。留下了这片与他们对垒的“净土”,使得刑警队员们可以无私无畏地与他们作战。

  嘲弄他,在聂明宇看来,公安、司法这些灭罪机构不过是做表面文章的“清洗机”。小偷、流氓、贪官可抓、可罚、可判、可杀,然而,若对一个制造罪恶的国家机器,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护他、巩固他的统治。在他眼里,刘振汉是执法机关的一员,执法机关是国家机器的一环,国家机器代表的是权利,权利有大有小,小权利无法抗衡大权利,国家机器的胳膊拧不过大腿;权利可以被利用和腐蚀,掌权的人同样是可以贪财腐化的罪人。事实上,刘振汉被诬陷入狱,以及最终因中央和省更高权利的介入而破案都嘲弄了这个权利,显示了在这个土地上,权利与罪的较量远胜过正义与罪的较量。

  摧毁他,是说权利不代表正义,权利的胜利就是罪恶的胜利。权利带来腐化,带来罪恶,带来毁灭。因为权利可以毁灭罪犯,却不能毁灭罪恶及其罪的制度,不能根除人心的原罪。最终是罪恶摧毁罪恶,罪恶毁灭制度、社会和人。在这个意义上,聂明宇认为他具有远见,他的举动是在用罪恶摧毁“罪恶制度。聂明宇面对来逮捕他的刘振汉,表现得异常从容,很有“英雄”气概,最后他说:“这回,我又赢了”。

  有人说:英雄是那些为了信念无怨无悔的人,英雄之所以是英雄,就是因为英雄有梦,英雄追梦。英雄行为都因着理想或信仰而执著,哪个时代都不例外。董存瑞为着“解放全中国”而牺牲;雷锋凭着翻身解放的报恩,而大公无私,甘做小小螺丝钉;焦裕禄有着当年共产党人的理想,带病在最穷的县里服务;今天时代的精英是谁?不也是时代和社会推崇的典范吗?可他们的信念是什么?追求的又是什么?聂明宇曾经有梦,也追过梦,但最后梦碎了。影片描述聂明宇“成功”后,没有一般有钱人的恶习,从不吃喝嫖赌、也没有奢侈嗜好,只是很特别地常去几个场所:“寺庙”、“俱乐部”、和“连长屋”。

  “寺庙”,是他在有重大抉择或大起大落时去的地方。可见他是个有思想,有疑惑,愿求智慧的人。远离尘世可以静心、养性、悟道。可聂明宇悟出什么呢?

  “俱乐部”也是聂明宇背着手风琴常去的地方。不管外面什么风风雨雨,五六人一聚,你弹我拉,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进入了完全不同的年代。不管那个年代有多么愚蠢,多么荒唐,多么疯狂,但那时有“年轻的梦”“火热的心”“澎湃的青春”“远大的理想”。

  “连长屋”是聂明宇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秘密设计的“内室”,所有陈设是当年他的连长曾经的摆设。他说那时最大的心愿是想当连长。虽然那“梦”现在看来简单和渺小,但那时的他有梦,看来有梦是幸福的。

  聂明宇死亡的一幕是在“连长屋”,面对墙上挂满他各时期的奖状,他似乎十分感慨,那一张张伴随他生命历程的奖状,曾经是他追梦的奖赏,而今却成为梦逝的殉葬品。很讽刺,也很悲哀!今天他已得到了现代人仍旧“追梦”的一切:金钱、权利、名誉、事业成功,而死前的他,却依旧留恋有梦的感觉。


2003/01/28



上网时间: 2003-02-09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560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基因活性决定人类智商——人类与黑猩猩的差别(1)
  • 下篇文章:“文化基督徒”现象的综览与反思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黑洞》演义:一代“精英”的悲哀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