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诗性空间>>鲁西西诗选 打印
鲁西西诗选
作者: 鲁西西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曾 经
               
               是啊,我曾经像地上的这些短枝,
               我曾经像地上的这些短枝,没有什么用处了。
               太阳光每天从上面经过,也不多停留。
               偶尔有新空气住在上面,但也不长久。
               若不是鸟儿要建造房屋,
               若不是马上被筑巢的日子看到,
               一生都丢弃在地上,真的没什么用处了。
               
               -------------------------------------
               
               这些看得见的
               
               这些看得见的,不能承受那看不见的。
               房屋,树,城池,虽然经过了千年,又换了新样式,
               却是终有一天要朽坏。
               现在我吃的食物,我喝的液汁,
               连同我这身体,它又吃又喝,
               这些都属于看得见的,所以终有一天要朽坏。
               
               -------------------------------------
               
               在O·B家
               
               看我这在地里劳作了一辈子的母亲,
               如今她老了。
               少女时代丰腴的体型,如今只剩下一点点笑了。
               
               当她到O·B家,又到SHARRY家,
               他们都拥抱了她,
               将高兴喜乐的脸,贴在我母亲的老脸上。
               
               他们还唱歌给我母亲听,
               和我母亲交谈。
               
               母亲一生与田畴绿草打交道,何曾有过这时辰。
               可她居然和O·B融在一起,和SHARRY融在一起,
               不像是一句话也听不懂的。
               
               
               -------------------------------------
               
               给他们的他们不知道
               
               把水给口渴的人,是容易的。
               把衣服给孤儿,把面包给饥饿的肚腹,
               这一切真的还远远不够。
               那些埋伏在地,攻击我们的人,
               那些在暗处预备刀剑的人,
               他们要的不是衣服,水和面包。
               他们不知道要衣服,水,和面包。
               他们不认识那日日赐衣服,赐水,赐面包的。
               
               
               -------------------------------------
               
               失而复得
               
               我最爱吃青春,爱情,和诗歌。
               我就是靠吃这些东西长大的。
               我每天吃,不管身边有没有陪伴。
               我每天吃,但还是老了,孤独,味口败坏了。
               但是今天,当我把这一切都挪开,
               把吃进内里的全部淘出来,
               这些我极度喜爱的东西,
               我看我从此不吃,能不能活下去。
               我活过来了,居然活得很好。
               我活得很好就像我从来没有吃过它们。
               
               
               -------------------------------------
               
               死亡也是一件小事情
               
               花开的时候是这样,花枯的时候是那样。
               它的喜乐不过转眼之间,
               在风中的荣耀,却是一生之久。
               花开的时候并不作声,是喜爱它的人们在旁边自己说。
               该谢的时候就谢了,不惧怕,也不挽留。
               
               
               -------------------------------------
               
               风的界面
               
               世界上我最羡慕的就是风,
               它是我见过说话最多的。
               我羡慕它一开口,树就听懂了,
               上面的叶子,摇头的摇头,点头的点头。
               当它和墙说话,和森严壁垒的围墙,
               没有一块砖能理解它,
               它并不来回责备,等待,
               它只随着自己的意思往上吹。
               
               
               -------------------------------------
               
               我在这里
               
               我在这间屋子有好多年了。
               不管我朝哪个方向,能看到的都是墙。
               墙越来越厚,孤独越堆越高。
               我知道它们都是为了保护我。
               因为我不能胜任一个大环境,
               不能在四面透风的日子里静默,等候。
               每天夜深,我都要打开窗户,
               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我才可安然入眠。
               
               
               -------------------------------------
               
               偏离
               
               美貌,琴弦,和苦难,这些最珍爱的,
               她多想把它们献出去,高高地挂起来。
               她看到一棵树,有根,有枝,
               上面的绿叶,全都闪烁着。
               
               她又看到枝在里面,并不摇动。
               她多么喜爱这枝,就把最珍爱的,挂在这枝上。
               还没等到冬天,这枝就枯了。
               她一切的指望,全都洒落在地上。
               因为找错了依靠,她一切的指望,全都洒落在地上。
               
               
               -------------------------------------
               
               梯子
               
               他是世上做好事最多的人,
               所以世人看他是好人。
               他每天给左边的人送镰刀,给右边的人搭梯子。
               他多么高兴世人看他是好人。
               而得他镰刀的,被砍伐的葡萄树,
               遍满了林中山地。
               得他梯子的,翻进邻家院墙,
               又转回来翻他的家。
               虽是这样,他仍旧做好事,
               不相信给人搭梯子乃是罪恶。
               
               
               -------------------------------------
               
               夜幕帮助我静下来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一切都是暗的。
               就像眼前没有任何东西。
               就像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甚至这身体也不是自己的。
               为什么要点灯呢?
               让我们看见那不该看见的。
               夜幕是我的安慰和恩典。
               夜幕帮助我静下来,得享安息。
               
               
               -------------------------------------
               
               礼物
               
               每天早晨,当我醒来,
               都听见有个声音对我说:把手伸出来。
               太阳光满满地,落在我手上。
               一阵轻风紧随,把我的手臂当柳树枝。
               还有那眼不能见,手摸不着的,
               你都当礼物送给我。
               我接受的样子多么温柔啊!
               
               
               -------------------------------------
               
               因为一朵花
               
               在我所行的路上终于看到了一朵花,
               被灰尘掩盖,但也发出光来。
               这样的拥挤,又荒凉,
               星星都不来看一眼,飞鸟也不在这里停歇了,
               人走来走去,装作对这些东西不需要。
               因为看到这一朵花,
               我开始热爱我行的这条路了。
               居住在这里的人,依然是美的。
               
               
               -------------------------------------
               
               以前我看世界
               
               以前我看世界不是现在这样的。
               以前我看床前的月,窗外的光,都是黑暗。
               白昼在我周围,如同半夜。
               看不到什么发亮的东西,就睡了。
               睡眠中的梦,也是黑暗。
               现在不同了:无论走到哪里,光前后环绕我。
               你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你其实多么看重光啊。
               当我看到一切万物都有光,
               才知道你创造光,并不为了光。
               你创造光,仅只为了让我高兴,让我看见。
               
               
               -------------------------------------
               
               没有谁比你离我更近
               
               求你把手伸过来,按手在我身上。
               求你让我的泪,在你面前涌流。
               求你对着我笑,
               对我说最亲密的话。
               求你亲口告诉我,说我就在你怀中。
               
               
               -------------------------------------
               
               专心等候
               
               你不给我亮光,我就是眼瞎的。
               你不给我空气,我的呼吸就断了。
               不只一次,我求告你,看见你,摸着你。
               我的心在白天,默然无声,
               在夜里,专心等候。
               麻雀在屋檐下拢着翅膀酣睡,我却不睡。
               树枝在外面发芽,我都听见了。
               你的脚步像甘霖,比发芽的还轻。
               
               
               -------------------------------------
               
               安息日使我得以看见
               
               多天了,密云和幽暗在四围,
               密云和幽暗在四围,将我的视野严严遮住。
               我说:云啊,请走开。
               它并不走开。
               它像仇敌紧紧地逼近。
               它像大水淹没了地,也淹没了我。
               虽然我在挣扎,在奔逃,
               但觉得像草一样,还是在原处。
               我里面的力气多么有限啊!
               当我躺倒在地上,
               当我躺倒在地上,我既不挣扎,也不奔逃。
               这时我看见密云离我有多远啊,
               就像虚谎与暗谋离我们。
               
               
               -------------------------------------
               
               基石
               
               夏天都过去了,
               我眼看着一株极为普通的草霉,
               它开完花,结完果,
               一生的使命就完成了。
               它的叶开始凋枯,连根都像要保不住。
               连周围的地也枯干了。
               
               我望着它,
               指着它将要死亡的样子,说:
               你发芽吧。它就发芽了。
               你开花吧。它就开花了。
               我的信与它同在,它就给我作见证。
               它也知道我的信是真实的。
               
               
               -------------------------------------
               
               视野
               
               夜极为深了,我独坐窗前,
               看到月亮被一大片乌云遮住了。
               乌云不仅密集,还加增,
               而月亮的光好似那么一点点。
               因为站在地上,我以为乌云来,是阻挡月光的。
               我甚至以为,乌云将月亮抢夺了。
               站在天上的人却不这样看。
               
               
               -------------------------------------
               
               走遍了地极
               
               走遍了地极,都没有看到有你的家。
               但我在心里说:走遍了地极,
               你的帐幕却随着我。
               你用海洗我的脚,用光亮为我束腰。
               你行在我前面,后面,上面,里面。
               我从前与世人同住,不知道帮助从你而来,
               我从前以泪当饮水,
               我弹琴,但也不知道给谁听。
               
               
               -------------------------------------
               
               星期天
               
               我唱歌,擘饼,喝葡萄酒,
               因为唱了一会儿歌,我成了一个有歌可唱的人。
               因为擘饼,吃了一小口,
               我因此不再渴,不再饿,
               我因此与这饼与这酒不能再分开。
               
               
               -------------------------------------
               
               野地里的百合花
               
               我曾把犁耙搬到小河边,
               把安慰放在能耕种的田亩上。
               虽然是星期天,我强迫牛吃草,强迫地土清早醒来,
               我的欢乐还比不上一株百合花,
               
               今天被太阳晒开了,明天花瓣就枯干,
               它枯干的日子多漫长啊,
               它却用枯干来休眠,来仰望。
               
               当我来到河边,
               我要一心做一株百合花。
               牛群环绕着我,它们是由着自己在吃草,
               庄稼地环绕着我们在睡觉。
               
               
               -------------------------------------
               
               当我在旷野
               
               我在地上住了许多日,
               以前我走的路都是瞎眼人所走的。
               以前我从水中经过,水漫过我的颈,我的额,
               从火中行过,火使我成枯草。
               
               自从你说:不要怕,因为我与你同在。
               当我在旷野,我也不怕了。
               水浇灌我,也浇灌溪边的柳树。
               火不伤害我,野兽也不藐视我,
               它们知道我不是一人在旷野独居。
               
               
               -------------------------------------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啊,愿我心里的哀愁都在你面前,
               尽管我没有一样和你有关。
               我不是两千年前出生的任何一个人。
               你从前的荣美,我一样也不晓得。
               但从经上得知:一个患血漏的女人,
               亲手摸你的衣服,就痊愈了。
               一个罪人,用眼泪洗你的脚,又用香膏抹你。
               生来是瞎眼的,坐在地上要饭,
               他从你面前经过,就睁开了眼。
               
               这是一个好消息却伴着网罗。
               耶路撒冷啊,你生出人子,又交出他来。
               当他钉十字架,当他被鞭打,遭羞侮,
               地和其上的居民,一同变污秽。
               圣殿的幔子,从当中撕裂。
               你坚固好似锡安山,如今却被恶念充满了。
               客西马尼园,它依然在,
               依然有极大的忧伤与它同在。
               
               人子遭难的日子,人子的面貌变了,
               他大有荣耀,升起来,在父右边。
               耶冷撒冷啊,新郎他戴着冠冕,
               他从天上察看,遍地好似一块饼长了霉。
               耶路撒冷啊你当悔改,当自洁。
               新郎他说他就要来,但没说几时来。
               他拿着一件光明洁白的细麻衣,
               他要娶你作新妇但你几时才能穿?
               



上网时间: 2003-01-20 
来 源: 灵石岛
共有3480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布莱克诗选
  • 下篇文章:极重无比的荣耀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信仰之光在漫过——论鲁西西《喜悦》
    鲁西西诗选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