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文艺节目>>四幕荒诞喜剧:买笑 打印
四幕荒诞喜剧:买笑
作者: 小约翰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男]在家园中流浪,在人群中孤独,在熟悉的目光下陌生,在喧嚣的城市里荒凉。
[女]天上的星星啊,你们就像地上的人那么拥挤;地上的人们啊,你们就像天上的星星那么疏远。
[男]下边将要演出的是四幕荒诞喜剧《买笑》。此剧由约翰弟兄根据法国荒诞派戏剧大师尤奈斯库写于1949年的《秃头歌女》和虹乔女士的《买笑》改编而成。本剧重点写的是忙碌的现代人试图打破隔膜、走出孤独来真诚交流的困境,也以怪诞手法表明人改变自身困境的无奈,同时在第四幕写出通过一个他者来使你我交流与相爱之可能。这一他者是光之源、爱之起点,是至高尊者俯身下倾的赎情。
[女]主要戏剧人物有:婚外情的夏芒经理,与妻子同床异梦的古独先生和与丈夫异梦同床的葛陌女士,一个假冒日本人的丰都卖笑皮包公司老板二马工凡,还有冒充咨询大师的马东、弗洛伊德先生等。最后出场的是玉婷与葛陌。演出时,敬请关掉手机,请勿进进出出。演出时间大约四十分钟。为了演出需要,我们将随时关灯。敬请各位谅解。

第一场
地点:夏芒家客厅
时间:圣诞节前一天下午
上场人物:夏芒先生、古独先生和葛陌女士
(一开场夏芒忙着打电话,另外两人在旁边听着)
夏芒:对对,瞎忙瞎忙。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十块钱一个人,就让他们找二马工凡先生。好,好,再见,再见。(关上手机)不好意思,请你们两位来没想到还这么忙。夏芒夏芒,瞎忙瞎忙,不好意思。(手机又响)哎呀,我说老婆啊,你来凑啥热闹!我正忙着,晚上没空没空,有业务有业务。好好,过会儿再说。(没好气关掉,又响,气愤。看看号码之后喜形于色)喂,小莉啊,尽管说尽管说,我的手机费可报销。(转身对二人)不好意思,你们先聊。(转身)晚上没事,你说你说。(色迷迷到一边去打手机,之后一直在打,间或大笑一下)
古独(和葛陌对坐,有点吃惊看葛陌):看着您很面熟,请问贵姓?
葛陌:诸葛亮的葛,葛陌。
古独:隔膜?
葛陌:不是隔膜的膜,是陌生的陌。
古独:在下古独,咱们的名字倒有些相配。一个隔膜一个孤独。(笑,环视)这儿装修得很好。你怎么来这儿的?
葛陌:我是坐606次火车来的。
古独(有兴趣):啊,我们是坐同一趟车来的。您是从火车站打的来的吧?
葛陌:是啊,到这边转了半天,化了34块。
古独:我是33块8,比你便宜。
葛陌:司机最后还找我两毛。(夏芒大笑)
古独(椅子拉近):噢,原来一样。我猜:你是从北京来的吧。住哪儿?
葛陌:你这是查户口呢。
古独:哪里哪里,只是随便问问。
葛陌:我住北京市拉萨路西藏巷第四亚洲广场8848号……
古独(兴奋):太空花园白领别墅区!
葛陌(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古独:是不是1992年第一批搬进去的,5400一个平米?
葛陌(警觉):啊?你怎么回事?
古独(笑):很简单,我也住在那边,所以对此了如指掌。你是不是买的三室两厅的房子,120平米的。
葛陌:这么说你也是住303栋?
古独(拍大腿):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套近乎,拉近椅子)原来我们是邻居,居然跑到千里之外来相识。真是有缘有份啊。
葛陌(稍远):什么叫“有缘有份”?我说这位先生,请您说话注意一点。
古独(一本正经):请原谅,我只是太激动了。(冷场,夏芒大笑,古独站起来走一圈,百无聊赖。又凑过来)小姐,可不可以给一张你的名片,有机会聊一聊。请别误会,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再说,就是那样的人,这也不能怪我呀,因为您是我所见过的天底下最高雅的女性。请别误会,这不是说你漂亮。漂亮的女人到处都是,而你——恕我直言——说不上漂亮,但你的气质之高贵,是绝对模仿不出来的!你带名片了么?
葛陌:谢谢你的恭维。这是我的名片。(递过名片)
古独:谢谢。(看之后大惊失色)什么?宅电010-45658788。怎么和我家的电话号码一模一样?!(吃惊地看葛陌)你是不是住303栋909房间?
葛陌:啊,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号码?你是不是有个女儿,今年5岁,名字叫古乖,卷黄头发……
古独(抢着说):一个眼珠颜色深,一个眼珠颜色浅,上拉萨路实验幼儿园!
葛陌:啊?!这么说和你同住一室?
古独:啊?!这么说你是我妻子?(椅子一下子拉远,二人愣住了。)
夏芒(恰好停止打手机,看见二人):哎哎哎——,你们坐在这干什么?你们是谁?
古独:不是您邀请……
夏芒:您瞧我这记性,瞎忙瞎忙都忙昏了头了。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您是,您是,您是……(静场。灯光黯淡下去)

第二场
地点:卖笑公司大厅
时间:接上
上场人物:古独、二马工凡先生、马东先生、一幕后男朗诵者、“托”们
(二马工凡正在卖笑公司大厅一桌子后边,桌子上有“咨询”纸板。)
二马工凡:记住,专找那些一个人的,看着很无聊的主。记住了?(给钱)
托一托二:记住了。(伸手拿钱,二马收回)
二马工凡:先给每人五块,来人了再给另外5块。
托一:没有,夏芒经理说好的,先给十块。
二马工凡:废话少说,不干拉倒,现在下岗的人多得是。
托二:好好,我来。(托二拿钱,托一也拿钱,二人向外边走)
托一(嘟囔):还他妈冒充日本人,人家日本人哪有你这么小气!什么他妈的卖笑公司二马工凡经理,简直假冯巩一个。(写在手上)
托二:行了行了,别嘟囔了。那边来一位。(古独上场)
托一托二(夸张表演。间或大笑):真是管用。就是。国外的就是不一样。(大笑)真是好真是好,不愧是现代化心理大师。
古独(注视二人大笑,看见了卖笑公司的牌子,嘟囔):风都卖笑公司?怎么现在大陆也有红灯区啦?看起来蛮灵的?(左右看看没人)“何以解忧,唯有美人”,进去看看。(看到二马工凡)喂,小姐呢?
二马工凡:什么小姐?
古独:不是卖笑公司么?
二马工凡:哎呀,先生您搞错了。本公司是日本投资的现代心理咨询公司,不管您多么忧愁,保管您会发笑,所以叫卖笑公司。
古独:有这本事么?你准能叫我笑得出来?
二马工凡:当然。
古独:一次多少钱?(看到二马工凡伸出两个手指头)两块?
二马工凡:什么两块?本公司有特聘的国际心理咨询大师,怎么可能只有两块?是200块人民币!(古独转身就走,二马工凡拉住)咳咳咳——先生慢走,价钱好商量,本公司开门大吉,给您优惠一点。
古独(站住):你说,最便宜多少?
二马工凡:190。
古独:你少跟我来这些里格愣。这么着,若是你让我笑了,我给你一百。若是不笑的话,你给我多少?
二马工凡:哪能我给你?钱款如数退还。您再加点,180。
古独:110。
二马工凡:170,最低价。
古独:120,最高价。
二马工凡:好好,赔本价,跳楼价,卖血价,最低价150。(二马转身又走)好好,120。这次算是赔本了。您再加点?
古独(回来):一分不加。
二马:好好,您坐您坐。
古独(坐下,绷着脸):让我笑吧。
二马工凡(陪笑):先生,您得先把钱付了。我们从来都是先给钱的。
古独(掏钱给了二马,二马收下):来吧,让我笑吧。
二马工凡(胸有成竹,突然,现代舞节奏):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在讲故事,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在讲故事,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在讲故事,(古独插进来和)讲的什么呢?
古独:吵死了,您!这就是您的现代心理咨询?
二马工凡:别着急别着急。我是先看看您会不会发怒。好好,只要会发怒就好。听着:新兵连连长问谁会整队形,一个新兵跑出来说:报告连长,我会。这位新兵很快啪啪啪很快就排好了。但见前边一排全是高大英俊的小伙子,第二排全是中不溜秋的,最后一排全是又小又瘦的。连长问那个新兵:喂,你怎么这么排啊?以前你是干什么的?新兵立正:报告连长!以前本人是卖水果的!(讲完看古独,还是不笑,二马看他的脸)这位先生的脸部肌肉没问题吧。
古独:废话少说,让我笑。
二马工凡:看来我得请出大师了。有请“东方马克思”,东马东马——
马东(边上场边说):哪位喊我?是不是有客户了?这就来。
二马工凡(对古独介绍):这位就是被誉为“东方马克思”的国家一级咨询大师,专门到马克思的祖国德国海德堡大学留过洋的“东马”马东先生。
马东(微笑,得意):没什么,没什么。
古独:我不管什么东马西马。不管是马是驴,拉出来溜溜。
马东(二马工凡在他耳朵边嘀咕退下,马东坐在古独旁边):听说你很忧郁?
古独(仰脸):我从来就没有忧郁过。我只是花钱来买笑的。少废话,让我笑啊。
马东:先生,请您配合一下,只有明白了您受教育和成长的环境才能知道您的心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您出身在农村么?
古独:是又怎样?
马东:您是不是当工人?
古独:当过。
马东:您的月工资是多少?(看到古独伸出三个手指头,对着观众)啊,就三百!怪不得您会这样,我知道您不笑的原因了。您说您能笑得出来么?您辛勤劳动的剩余价值都让资本家们给骗走了,您说您能笑得出来么?起来吧,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打倒一切剥削阶级,从你自私自利的个人忧愁中解脱出来吧!你听,你听!你仔细地听……
古独(奇怪):听什么?
马东:难道你就没有听到无产阶级的怒吼么?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号角马上就要吹响了,还在忧郁什么?还记得这首《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么?(掏出来,边演边念):
“还记得么?我们曾经饮马顿河岸,跨过乌克兰草原,将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再次点燃。我们曾沿着公社的足迹,踏着国际歌的鼓点,驰骋在欧罗巴的每一个城镇、乡村、港湾。瑞士的风光,也门的晚霞,金边的佛殿,富士山的樱花,黑非洲的清泉。这一切啊:都曾使我们留恋!因为我们有钢枪在手,重任在肩……冲啊!攻上白宫最后一层楼顶,占领最后一个制高点!”
(夸张动作,南京长江大桥的姿式)
古独(冷漠):这是干嘛?
马东:南京长江大桥有没有看过,保卫大桥,面向东方。
古独:错了,东边在这边。(转过来)(假装哈哈大笑,猛地停住,问)攻到美国,我在那边银行里的存款怎么办?
马东(奇怪):你不是工人么?
古独:曾经是。
马东:你不是一个月就300块人民币么?
古独:我没说300,我伸出三个手指是30万。
马东:啊,一年就420万?!那为什么还不快乐?你分我一点,我天天替你笑。
古独:少废话。你不是“东马”么?不是一级咨询大师么,快说怎么办?
马东:这很好办,就怕你不去做。
古独:你先说说看。
马东:私有制是万恶之源,也是你不快乐之根源。把钱拿出来献给国家,再给我这样的无产阶级一部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古独:凭什么?
马东:这样你会快乐啊。
古独:那国家和你得到钱岂不就不快乐了?
马东:也会快乐的。
古独:那又是为什么?
马东:有了钱啊。
古独(直视):到底有了钱不快乐还是有了钱快乐?
马东:快乐啊!?不快乐啊!?去你的快不快乐,跟我什么关系?看见你这种有钱的吝啬鬼我就不快乐。咨询时间早够了,我要去拿钱了。
(溜回)

第三场
地点:同上
时间:接上(不空场)
上场人物:古独、弗洛依德先生、二马工凡
古独:老板,退钱!
二马工凡(推出西弗):西方弗洛伊德来了!
古独(听到脚步声,不回头):请问贵姓?
弗:姓弗。
古独(对着观众):姓弗?百家姓里没这个姓啊?再请问尊名?
弗:My name is Freud.
古独(回头):啊?还真是个老外?
弗:在下弗洛伊德,祖籍欧洲,客居神州也。
古独:这么说你真是大师弗洛伊德,写过《梦的解析》?
弗(鞠躬,点头微笑):对不起,那是鄙人祖父。
古独:哪你来凑什么热闹?
弗(指着古独,面向观众):您别驴眼看人低。你们中国人不是说过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在下弗洛伊德的孙子会解梦!
古独(皱眉头):解梦?解梦跟我笑不笑有什么关系?
弗(坐下):解梦者,乃潜意识活动之project也。请问您贵姓?
古独(没好气):古。古董的古。
弗:请问大名?
古独(一字一顿):孤独的独啊。
弗:您对您母亲印象如何?
古独:您就少来这一套吧。我特别恨我的妈妈,特别喜欢我的爸爸。您爷爷的恋母情结没用啦。
弗:此言差矣,此言差矣。在下可不是用一些肤浅之理论在这里逗您笑。您这种现象叫力必多逆向反应,您所有不快乐的原因是因为力必多功能紊乱,所以有时会出现失忆现象,也就是失去记忆,头脑只能记住细节,不能记住整体。
古独(站起):哎呀!不愧是弗洛伊德的孙子。我刚才就是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妻子是哪一位,以至于到这里来买笑啊。失敬失敬(热烈握手)。
弗:岂敢岂敢。(站立,摇头晃脑)
古独(凑):那您说怎样才能快乐起来?
弗(坐下):很简单。只要您的力必多得到正向发泄即可也。请允许我把这些专业术语来勉强解释之。也就是说您要找一个您爱的人和爱您的人结合才能幸福也。
古独(坐下):高见,高见!佩服,佩服!
弗:不敢当,不敢当,浅薄之见就教大方之家。所以,现在您不快乐的总根源就在于力必多管道不通畅,家庭生活不幸福。应该勇敢起来进行感情革命。唉,你们中国太保守了(摊手)。请问您恨过您的妻子么?
古独(抬起头,茫然):哪一任妻子?
弗(吃惊):啊?!您到底几个妻子?(古独伸出手指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倒地)
古独:弗洛伊德先生想办法啊?是不是继续离婚,进行感情革命?
弗(爬起):没办法了,没办法了,这是中国“特殊国情”,“特殊国情”。在下告退告退。(溜下,高喊)二马,二马,请上。特殊国情,特殊国情。
二马(拿着一根羽毛上场):看来我得用看家绝招了。(对古独)把鞋脱了。
古独:干什么?
二马:少废话。你要不要买笑?(古独把一只鞋脱掉)把袜子也脱了。
古独(一边脱袜子,一边狐疑地):你到底要干嘛?
二马(把他的脚抢过来,夹在胳膊下,用羽毛挠他的脚心):笑,笑,笑,我看你笑不笑!我看你笑不笑!
古独:滚开,你这个骗子!把钱给我。
(二人撕扯。夹杂着咒骂声。灯光黯淡下去)

第四场
地点:大街上
时间:平安夜晚
出场人物:葛陌、玉婷、一幕后歌唱者、一幕后女朗诵者以及前边所有人物
(《平安夜》歌声响起。葛陌和玉婷从两边上场。玉婷手里拿着蜡烛,从歌声一边走上来,一边走一边唱着歌,脸上洋溢着光明与微笑。两个人交臂而过。葛陌失魂落魄的样子)
玉婷(看到地上有蜡烛,拾起来):喂,女士,您丢了东西(捡起给她)。
葛陌:喊我么?(摇头)不,谢谢,这不是我的东西。
玉婷:可能是别人丢的。就送给您好了,您可以点起亮照个明。
葛陌:既然最终还是要熄灭,干嘛要点亮呢?
玉婷:烛光会熄灭,但光热还在心中啊。但愿这只蜡烛带给你祝福。
葛陌(接过,注意到她的笑脸)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快乐?
玉婷:你还不知道么?
葛陌:你肯定刚约会回来吧。
玉婷:约会?!是,我刚约会回来。
葛陌:你的那一位肯定很爱你?
玉婷:我的那一位?!是,他很爱我。
葛陌:爱到什么程度?
玉婷:他会为我死。
葛陌(苦笑):每一个追求我的男人都曾这么说过。
玉婷:他不单这么说,他真为我死了。
葛陌:真的么?是不是你遇到什么意外,他为了救你就……
玉婷(笑了):是的,我掉进了一个“罪恶”的海,是他跳进去把我救上来,他死了,我活了;后来他又活了。
葛陌:什么死了?活了?你是不是在说笑话?能不能说具体点,那一位是哪里人?
玉婷:他不是中国人,是以色列人。
葛陌(大悟):怪不得你这么高兴,原来是一位老外爱上了你。
玉婷:爱我的这一位属于世界上最饱受苦难的弱小民族,出生的时候没有自己的国家,也没有自己的床。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他的父母找不到一张床为他接生。
葛陌:怎么可能?
玉婷:他生在牲口棚的马槽里。他从没有进过大学,也不曾涉足大的城市。一切和伟大人物的伟大有密切关系的东西,他全没有;他连一张证书也没有,有的只是他自己。
葛陌: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是耶稣。
玉婷:是的,今天就是平安夜,纪念他诞生的日子。
葛陌:他不是早就死了么?
玉婷:他为了我们的罪而死,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又复活了?
葛陌(摇头):我不信。怎么可能有复活?
玉婷:为什么不可以有复活?您有没有见过蚕?它死了之后成为什么?
葛陌:蚕蛹啊。
玉婷:再以后呢?
葛陌:飞蛾啊。
玉婷:连蚕都可以复活,为什么道成肉身的神却不能呢?
葛陌:他复活不复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离我很远。
玉婷:不,他和我们同在,时时在召唤着你我,你听——
(男生歌声:248首-冬天已往,雨水已止,百花开放,百鸟鸣啼。何必等待,何必迟疑,“我的佳偶,与我同去。”)
玉婷:我的良人,我跟从你。离开陡岩,隐秘之地。百鸟声中,百花丛里,随你脚踪,与你同去。
葛陌:跟随他能使我快乐起来么?
玉婷:快乐不是一种感觉,也不是一种理念,更不是花钱买来的,而是生命的香味,是爱的流露。有爱才有快乐,没有爱怎么能快乐?
葛陌:你说得真好。可是我毕竟好多年处在绝望和黑暗之中了,已经不习惯这种光明了。
玉婷:我们在黑暗中久了,都已经熄灭了我们的蜡烛。其实可以点亮你拿着的蜡烛!
葛陌:风不会吹灭么?
玉婷:风可以吹灭你手中的蜡烛,却吹不灭你心中的蜡烛。(从身上真的找到蜡烛,拿出来,玉婷点着)
玉婷:您也可以回去让您的丈夫点亮他的蜡烛,让您的亲人、您的孩子们点亮他们的蜡烛。因为您有了火种。
葛陌(看着蜡烛):真好,与其咒诅黑暗,不如点亮蜡烛。
(边说边下。接着前边所有演出的一同拿着蜡烛上,一一点上,同唱)
“这世界有个千年不变道理,那就是耶稣爱你。在世上没有任何的逼迫患难,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你是否愿意同为神的儿女,一生让耶稣爱你,在世上没有任何的困苦愁烦,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最好有音乐伴奏,邀请观众同唱。剧终)



上网时间: 2003-01-18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57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挽歌----献给美国911事件中死难的人们
  • 下篇文章:新民诗选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怯懦与虚无——谈福建现代戏创作
    四幕荒诞喜剧:买笑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