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神学文献>>历代神学>>从路德神学看「无所谓之争」 打印
从路德神学看「无所谓之争」
作者: lk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一、 历史回溯:
  
  Adiaphora是希腊文,意为indifference,不重要的事,可有可无的事。
  在基督教神学历史里是关于一些宗教与道德的教理或实践上在圣经中没有绝对命令与绝对禁止的事。而关于Adiaphora的大争论发生在德国于改教运动之后共有两次。
  
  第一次Adiaphora的大争论是关于「奥斯堡信条」。在1529年罗马天主教与国皇获得协议,合议镇压改教运动的政策。后因1530年土耳其人西侵,日耳曼皇帝查理五世需要福音派的协助来攻击土耳其人,希望宗派联合,便邀请复原派的人以书面陈请他们的意见讨论。而信义宗的人就预备「奥斯堡信条」(Augsburg Confession)共二十八条。前二十一条记载关于信义宗的教义,后七条指出信义宗所废弃的错误和过失。原来这为要与罗马天主教做个和解,希望他们接受,但罗马天主教看完后无改革之意,竟发表「驳奥斯堡信条」(Confutation),使得和解破裂。而墨兰顿再起草「奥斯堡信条的辩护」(Apologia Augustana)回「驳奥斯堡信条」,于是改教者与罗马天主教正式分裂。而第二次的Adiaphora的大争论发生在1681年敬虔派阻止Hamburg城市建立剧院,因为他们认为世上的享乐事物是敌基督。而信义宗反对此意见,并认为基督徒在这件事上有自由。
  
  而Adiaphora的第一次大争论提及的奥斯堡信条共有两种,1530年的原本(Invariata)与1540修订本(Variata) ,都是路德的重要同工墨兰顿所写 。这前后的改变引来许多教义上的争论 。其主要争论有下列几点:反律法之争(Antinomistic Controversy)、可行不可行之争(Adiaphoristic Controversy)、马尔约之争(Majoristic Controversy)、圣餐之争( The Eucharistic or Crypto-Calvinistic )、神人协作之争( The Synergistic Controversy )、阿西安得尔之争( The Osiandrian Controversy )、基督论之争( The Christological Controversy )、预定论之争( The Predestination Controversy )
  。而本文就是针对Adiaphora的第一次大争论的其中『可行不可行之争(Adiaphoristic Controversy)』为研讨范围。
  
  当时墨兰顿为要与罗马天主教和解,所以对于教会礼仪几乎完全采用一切罗马天主教会的礼仪,例如礼仪中点的蜡烛、用拉丁文念弥撒、、等等,尤其是欲接受罗马天主教七圣礼
  ,以希望罗马天主教可以接受「因信称义」的道理。而后来在1548年竟造成墨兰顿与纯正路德派之间就『可行不可行之事』(不好不坏,神未禁止,也未吩咐人遵行之事。)、『礼仪』(既无禁止亦无吩咐遵守,所以可用不可用。)、和『教义』(虽然圣经中有教训,但是因为他们太无足轻重,所以即使不信也无损信仰。)三者展开激烈的辩论。此之谓『可行不可行之争(Adiaphoristic Controversy)』或称『琐事的争论』。直到1555年奥斯堡和平协定签订后,这场争论才得以平息。最后由纯正路德派获胜,决定不接受天主教的礼仪观。
  
  
  二、研读摘要:
  
  (一)教会的合一只在乎对于福音的教理和圣礼意见相符
  在『奥斯堡信条』第七条(论教会)提到「、、教会为圣徒的会众(一切信徒的集团),而在这个会众中福音得以正当地教授(纯正的宣讲),正当地施行(按照福音施行)。教会的合一只在乎对于福音的教理和圣礼意见相符。」因为圣经弗四:4-6a「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得见基督教会联合最基本只在于「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
  
  
  (二)教会礼仪的真正功用
  在『奥斯堡信条』第十五条(论教会的礼仪)提及「论到教会的礼仪(由人规定的),我们教会教导人:凡可遵守而无罪,且于教会的安宁与秩序有益的礼仪,如所规定的假期,节期之类的,都应当遵守。但我们教会要劝导人,良心不可被这些事捆绑,彷佛这类的事得救所不可少的。又要劝导人:凡人所设立以求与上帝复和,博取恩典,补赎罪恶的遗传,都不符合福音和信的教理。因此,为博取恩典并用善功赎罪而设立关于食物,节期之类的誓愿和遗传,都是无益而与福音相违的。」得见教会礼仪的功用在于有助于教会和平及良好次序,帮助我们向上帝表达我们对他爱的回应。这些教会传统与救赎无关,然而罗马天主教认为教会传统礼仪都不可改变,若有改变则圣事无效。圣事若无效,则会造成人不能被救赎
  。所以他们认为藉著遵守这些传统可赚得恩典。然而路德举新约太15:9基督说「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训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以及加5:4保罗说「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了,从恩典中坠落了。」他认为福音本是白白的恩典,是上帝为人预备的,而非人自我预备的。人只要来到他的面前,用信心的双手接受即可。而人的一切传统、礼仪或文化绝非称义的充要条件。唯有上帝的福音才是使人得救的唯一途径。
  
  
  (三)以礼仪赚取恩典所产生的祸害
  在『奥斯堡信条』第二十六条(论食物的分别和遗传)提及很多人以及教会的神职人员都以食物的分别及这类属人的遗传为有益赚取恩典补赎罪恶的功德。人们喜欢自己订出很多繁杂的仪文、节期、禁食、希冀用此来赚取恩典。
  这些至少会带来三点严重的祸端:
  1. 恩典由信而来的义的教理受到蒙蔽。「信基督白白赦罪的恩典」被「靠人的行为称义」所取代。
  2.
  上帝的命令受了遗传的蒙蔽,竟使得人的遗传高于上帝的命令之上。世间的事物竟被分为属灵的事(例如礼仪、禁食、、)与属世的事(孝敬父母、抚养儿女、、)。造成人误以为修道更甚于一般生活。
  3. 遗传大有危害于人的良心,因为人无法尽守一切遗传,但人又以为遵守遗传是必须的。结果导致有些人陷入绝望,甚至自杀。
  
  
  (四)教会礼仪不必尽同
  在『奥斯堡信条』第七条(论教会)提到「凡人的遗传、礼仪、或人所制订的礼仪各地不必尽同。」在『奥斯堡信条』第二十六条引述教父爱任纽认为「在禁食上不同无损于信仰的合一」,教皇贵钩利也暗示这种分别不会破坏教会的合一。
  
  
  (五)基督徒在礼仪上有自由
  在墨兰顿『教义要点』中提到「司法律与礼仪律虽已被废除,但遵守它们的人并没有犯罪。在基督教中我们有自由,可以遵守或不遵守它们,就如我们有权决定吃或喝一样。然而我深愿基督徒遵守由摩西传下来的那些有关司法的律法,和礼仪中的许多部份。既然司法律与礼仪律(依我的意见)是人类所需要的东西,那么我们宁愿遵守摩西的律法,而不遵守外邦人的律法和教皇所定的礼仪。」
  而协和信式
  第十条(论教会的礼仪)提及「教会的礼仪,凡是圣经所未吩咐或禁止的,都可以由基督徒自由取舍。若有人以它们为神圣重拜的一部份,而强迫我们遵守,那么我们就要坚决的予以拒绝。」这是为要留意墨兰顿和他的附从者由莱比锡暂时和平的调停申辩,强调罗马天主教的习例是无关紧要的。
  
  三、 结论:
  
  音乐剧「屋顶上的提琴手」其中一幕就是当提琴手在屋顶上跳舞的那一幕,演著:『一个提琴手在屋顶上; 听起来疯狂吗?不!但在我们的小村庄阿拿塔瓦卡,我们每一个都是能在屋顶上面的提琴手,设法想要补抓一个简单美妙的旋律。虽在屋顶上这么危险,但不至于摔断脖子。这是不简单的事!你也许会问「为何你们要站在哪么高的地方, 多危险哪!」「你们如何保持平衡?」那是因为阿拿塔瓦卡我们的家乡,这种行为就是我们的传统。
  因为我们的传统,所以好几年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保持平衡。因著传统,以至于我们知道自己的角色,并知道上帝对我们的期望!』传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它让我们做起事来有迹可寻,不用花大量的时间与精神去创作发明新东西。传统可帮助我们保持我们的平衡,传统帮助我们知道我们与家族的关联,传统更帮助我们知道我们与教会的关联。在旧约诗篇中我们便可见诗人写诗篇78 篇。他提到过去的传统:比喻、来自过去的神秘事情、上帝荣耀的作为、上帝所做奇妙的事、颁下的律法以及诫命。而在依循教会历的崇拜讲道可以丰富道出我们信仰经历的来龙去脉。里面有耶稣基督诞生、
  生活、传道、替死、复活,耶稣基督的一切历历在目而Adiaphora的争论,则让我们看见传统虽好,但是其重要性无法超越福音的重要性。!
  
  我们该注意的是不要让传统僵化为禁梏、为包袱。罗马天主教其实帮我们整体大公教会保存了很丰富的「圣事」传统,基督生活于教会中,圣灵领导教会的活动。然而他们可惜的却是将传统高过福音的救恩,以至于导致后来的改教运动复原派一定必须将七圣事废除,站在圣经真理上只保留洗礼与圣餐。然而复原派中更有激进者受理性主义、科学主义的影响而将圣事完全视为一种表记,把洗礼与圣餐的恩具功能取消,只保留圣经。台湾的一些教派也似乎要与天主教清楚划清界限,于是礼仪上特别不愿与天主教有何类似之处。甚至有人因著信义宗的礼仪,而认为信义宗重回天主教路线。而导致另一种完全不要传统的现象,于是我们台湾的教会主日崇拜很多没有依循教会历、没有教会传统、甚至连教会历史都被取消。其实这是很可惜的事情,因为无论是教会历或是教会传统会给我们连续的感觉、一种确信,与旧约的人们,新约的基督教紧密连结,普世大公教会圣徒相通的感受。而于其中共同纪念教导有关于耶稣基督的诞生、一生言行、教导、神迹、死亡、复活,所带来的福音。共同相信上帝过去大能的工作也在今日实现、也连续到未来。
  
  因著路德的坚持,于是我们后人得以重见「因信称义」的道理。让福音不再被人为传统或礼仪所遮蔽,相信他同时也希望能让教会传统与礼仪恢复原有的价值。但是事实上教会传统反而如同倒洗澡水连婴孩一同倒掉一样被丢弃。若我们能知道我们基督徒在礼仪上拥有自由,并能分辨何为礼仪、何为该遵守的律法。并且认知传统不是我们不经思想盲目去依附的东西,善用传统使过去、现代与今日的生活有连续性,方为真正复原『复原教』的精神!
  
  
  四、 参考书目:
  1. 『宗教改革时期的神学思想』
  2. 『天主教信理神学下册』
  3. 『路德选集』下册,金陵神学院委托事部基督教辅侨出版社
  4. 『历代基督教信条』,金陵神学院托事部基督教辅桥出版社
  5. 『基督教会概览』,道声出版社。
  



上网时间: 2002-12-10 
来 源: 信望爱
共有538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筑桥──跨越文化的鸿沟
  • 下篇文章:责任和自由--《伦理学》节选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论俗世的权力:对俗世权力服从的限度
    从路德神学看「无所谓之争」
    路德的十字架神学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