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信仰史话>>人物传记>>墨兰顿与宗教改革 打印
墨兰顿与宗教改革
作者: 廖元威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墨兰顿(Philip Melanchthon, 1497-1560)不是简单人物。他是马丁路德的重要同工、亲密战友。更正教阵营的第一本教义学(比加尔文1536年初版的《基督教要义》早了十五年)是他写的;路德将圣经翻成德文是他鼓励的;信义宗教会最重要的信仰告白奥斯堡信条(Augusburg Confession, 1530)和辩护文出自他的手笔;他曾与路德或代表路德参加多次神学辩论;因积极投入德意志地区中上学校的改革而被尊称为「德意志首席教师」,名声斐然。然而,这位十足表现人文主义特质的学者,因著热衷「教会合一」(先是罗马教会,后是改革宗,但都不成功)而在教义上倾向易于让步、妥协而不受严格路德派的欢迎。以致路德去世后,其个人特质和不得人望的事实使他无法承担领导路德派的大任,甚而至今在信义宗正统和更正教神学传统内,墨兰顿和他的贡献是比较被忽略的。
  
  重要生平与神学贡献
  墨兰顿原来姓史瓦兹厄(Schwarzerd),后由他的舅公,鼎鼎大名的人文主义和希伯来文学者卢希林(Johannes Reuchlin),将之改名为墨兰顿(Mel-anchthon)。其实Schwarzerd也好Melanchthon也好,意思都是「黑土」;只是前者为德文,后者则源于希腊文。卢希林早已注意到这孩子的聪颖和勤奋向学,为他改名是要他以希腊人自居,以振兴希腊思想学说为念。后来墨兰顿在大学就读时,因希腊文成绩优异而获得「希腊仔」的绰号。
  按今天的标准来看,墨兰顿绝对是资优生。他因家境富裕而有机会接受好的教育,从小在私塾学习拉丁文和希腊文,成绩总是名列前矛。十二岁就进入海德堡大学就读,两年后获得学士学位。他虽因太年轻而在申请就读硕士班的事上受阻,一年后还是在卢希林的大力推荐下,进入杜宾根大学就读,并于1514年初获颁人文硕士学位,年仅十七岁。往后四年,墨兰顿于杜宾根留校任教,并开始著述,甚受多方欢迎、肯定。
  1518年,墨兰顿受聘至成立不久的威登堡大学任教,与路德成为好友,一起同工。他在威登堡大学就任教职的演说中,已经清楚的揭橥他个人的大学教育改革理念,呼吁要减少经院哲学课程,加强古典(圣经)语文的训练。路德因墨兰顿的帮助而提升其希腊文、希伯来文的学养,而墨兰顿在任教之余亦受教于路德门下,一年后获得圣经学士的学位。路德不仅赞赏墨兰顿对圣经原文的精通,亦称许他在称义教义的理解既正确又深入。
  路德对于墨兰顿所著《教义学》(Loci Communes, 1521)一书有极高的评价。他认为在处理神学议题上,该书的透彻度无与伦比;除了圣经以外,这是一本最好的书。值得注意的是,该书完成时,墨兰顿年仅24岁(《基督教要义》出版时加尔文27岁)。他在神学上的潜力不容忽视,甚至连路德都经说过「这希腊仔在神学上超越我。」
  在同工关系中,墨兰顿多方襄助路德。1519年的莱比锡辩论会,路德与厄克(John Eck)针锋相对,立场分明的反对教皇与大公会议的终极权威。辩论过程里,墨兰顿适时提供经文或要点提示,使得路德充分发挥其辩才。当然,除了莱比锡,其后重要的神学辩论或对话场合,他几乎是无役不与,墨兰顿对于路德派(信义宗)神学立场的界定与阐释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墨兰顿对信义宗教会最大的贡献,应该在于〈奥斯堡信条〉和辩护文的撰写了。该信条是1530年在奥斯堡会议中提出,第一部分有廿一条款,说明信义宗阵营的信仰立场(其中与罗马教会不同的主要在称义、圣餐、善功等方面);第二部分有七个条款,陈述信义宗教会内已加以更正的信仰内容(信徒可同时领受饼和杯,教牧可以结婚等)。该信条虽遭教廷神学家反对,皇帝又拒绝进一步聆听辩护文的宣读,却无损于该信条在信义宗信仰告白的地位。
  
  墨兰顿与路德
  前已提及,路德与墨兰顿二人是挚友,是亲密同工;但二人的个性、脾气相距甚远。路德好恶分明、不畏冲突、在多方面展现领袖的特质。墨兰顿则是温和、见腆、不好与人冲突。刚开始,路德对墨兰顿寄予厚望,当双方的差异愈多显明时,路德依旧以宽大包容的态度与之同工。两个人都是学者,都很勤奋,但在神的手中却是成就不同任务的器皿。
  1521年4月路德被召赴沃木斯会议,行前曾对墨兰顿表示,此行可能一去不得复返。他鼓励墨兰顿,一旦不幸遭害,他要勇敢的接下棒子,不要轻忽教导,要坚持真理;路德相信墨兰顿会做得比他好。
  沃木斯会议后皇帝撤销人身保护令,路德被友人送到瓦特堡藏匿,以免遭到不幸。这将近十个月期间,威登堡面临极大的挑战,也考验了墨兰顿的领导才能。不论是强调只要灵的感动不要圣经的属灵派(来自Zwikau自称先知的一群),或是在举行圣餐和面对教会传统愈形激进、极端的迦勒斯大(Carlstadt),都使得威登堡陷在骚乱不安中。堪称神学奇才的墨兰顿此时却胆怯了,表现出来的是迟疑与优柔寡断。他甚至向撒克森选侯和选侯的秘书Spalatin表达自己的无助,并期待路德早日返回威登堡。千呼万唤下,路德于1522年3月返回威登堡,一连传讲了八篇有力的道;使极端派离去,使秩序得以恢复。
  墨兰顿虽无法承担领导改教的重任,但并不代表他在改教阵营中失去地位。在路德的领导之下,墨兰顿继续发挥他的恩赐与专长,如神学辩论、研拟信条、从事教育改革等。
  在〈奥斯堡信条〉与辩护文的撰写上,为了避免与罗马教会的裂痕扩大,墨兰顿的笔触非常温和,路德对这点并无特别意见,反而相当肯定墨兰顿的贡献。然而在1540年的修订版中,墨兰顿并未坚守「真实灵在」的圣餐立场,反而将之解释成「基督的身体和血确实与饼和酒同时向领受主餐者显明。」这样的说法更接近改革宗的立场,路德心中虽难过,却没有多说什么。终其一生,路德坚持「真实临在」的圣餐观,墨兰顿却修改他的看法,倾向用较合理的方式解释圣餐。
  路德于1546年离世后,墨兰顿虽受部分人士的拥戴,却无法全然取代路德的地位。他温和且好与人为善的特质不符合当时的大环境,难以担当信义宗阵营的领导者。其后,信义宗内开始有了「严格路德派」和「墨兰顿派」的分野与争议。可惜的是,追随者的包容度远不及当事人,这或许会是路德与墨兰顿深深引以为憾的事吧。
  
  作者为中华福音神学院牧育部部长


上网时间: 2002-11-09 
来 源: 不详
共有422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圣帕垂克节和圣帕垂克其人
  • 下篇文章:暂无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神圣根基与自由传统——宗教改革与自由
    “回到圣经来”--宗教改革给我们的信念
    约翰-威克理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墨兰顿与宗教改革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