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信仰史话>>人物传记>>奥古斯丁 打印
奥古斯丁
作者: 佚名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取自「基督教会史」)
 
  自使徒时代以来,古代教会宗教思想至於奥古斯丁(Augustine) 而登峰造极 。虽说因为他所研究的问题大多不合东方脾胃,其所影响於东方教会者极其有限 ,但整个的西方基督教无处不染有他思想学术的色彩。西方教会宗教生活之所以 远超於东方教会之上,大都由他所赐。中古时代罗马公教许多特性,大都源出於 他的思想。同时,他在改教运动中,又是灵性的祖师,他的神学虽说全以圣经、 哲学、以及教会遗传为护符,然而又大多以他一己的经验为根据,先要知道他生 平经历,然後才能了解其为人。
  非洲为拉丁基督教产生了三大领袖,即特土良、居普良与奥古斯丁。奥氏以三五四年十一月十三日,生於努米底亚(Numidia) 塔迦斯特(Tagaste) 地方,以 现在地位来说,在阿尔及利亚(Algeria) 康士坦丁区苏克阿拉(Suk Ahras)。 他 的父亲名帕特利修(Patricius) ,是个很有地位的异教徒,但财产不多,为人懒 散偷安,贪恋世俗,直到临终的时候才信奉基督教。他的母亲摩尼加(Monnica) 却是个忠诚的基督徒,很关心儿子的前程;但她的灵性生活,要等到了晚年受了 安波罗修和自己的儿子奥古斯丁的启发,才发出异彩光辉。
  奥古斯丁有两种性情;一种是放肆於性 中的性情;一种是专诚向上,追求真理的性情。也许父母双方的禀性,都遗传到了他一人身上。稍长,由他生长地塔迦斯持送到附近一处地方马道拉(Madaura) 上学,後来又从那 负笈而至加大果,在那 专攻修辞学。在加大果的时候,他姘识了一个女子,此时他年纪不过十七岁,他与这姘妇同居至少有十四年之久,且在三七二年时她生了一个儿子阿斗达徒(Adeodatus) ,阿斗达徒极为奥氏所珍爱。奥古斯丁虽放纵於情 最早,但追求真理也觉悟最速。早在十九岁的时候,因读西色柔(Cicero)的霍尔登修( Hortensius) 一书 ── 此书现已几乎全无可考 ── 『就改变了我心所爱慕的 ,使我祷告的心上升到你自己面前,主阿』( 一),後来他自己这样写著说。这次的悔改归正虽说不算完全,但已使奥古斯丁有心追求真理,以真理为人生唯一价值。此後他开始研究圣经,『但圣经对於我好似没有价值,不足媲美於西色柔的庄严文笔』( 二)。於是他又向一种思想混合的二元主义,即称为摩尼教者,追求心灵与理智的安慰。此时他在祷告中发愿说∶『求赐我清洁自制的心,然而我还未曾准备好。』( 三)</P><P>  奥古斯丁崇奉摩尼教共有九年,有时住在加大果,有时又住在塔迦斯特,一面治学,一面教书,他在加大果因作了一篇戏剧诗而文名大震( 四)。他所结交的朋友不少,其中尤以亚吕皮乌(Alypius) 为莫逆。信奉摩尼教日子久了,他开 始怀疑这个教门理智上的效能。当时摩尼教中备受教徒堆崇的首领为净斯土斯(F austus),奥古斯丁因朋友敦劝而去见他。但因净斯土斯在教理上难於自圆其说, 这使他在理智的追求上失望了。虽说在表面上他还是个摩尼教徒,但在奥古斯丁 的内心深处,他已变成了怀疑派。因为摩尼教中朋友的劝导,奥古斯丁於三八三 年迁到罗马,又因得他们援助,在三八四年受当地行政长官辛马库(Symmachus) 的委任,在米兰教授修辞学 ── 米兰乃当时西方帝国的都会。
  在米兰的时候,奥古斯丁听见了安波罗修大有能力的宣道,但他去听道 是因为钦佩他的口才,不是因为相信他的道理,因他在这时候正倾心於新派的怀疑哲学。此时他的母亲摩尼加和他最亲密的朋友亚吕皮乌也与他同住一处。他母亲为维持他的地位起见,此时为他定了一门亲事,但因所聘的女子年龄尚轻,一时不能完娶。他虽与那从前之姘妇脱离了关 ,但很是出於勉强,所以不久又与另一个结上了非法之缘,行为较前更不正当( 五)。这是他一生道德水准最低的时期。在这当儿奥古斯丁因威克多林(Victorinus)的译述,与新柏拉图主义发生了接触。这种主义在他看来好像是一种启示。从前他信摩尼教的唯物论及二元论,现在他才知道灵性世界是唯一的真实世界,才知道上帝不但是一切良义之源,也是一切真实之源。不像摩尼教所说的,恶 非积极的存在。恶是消极的,是善之缺少,是人的意志远离上帝。认识上帝是人生最高的福乐。这种新的哲学,也是後来时时影响奥氏思想的哲学,使他有接受基督教的可能。因为他听安波罗修讲道多了,所以对於教会的权威有了极深的印象。正如他以後所说的∶「假如我不为大公教会的权威所驱使,我就不会相信福音」( 六)。</P><P>  到了这时候,奥古斯丁一生经验之大转机将要来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痛苦,他感觉得理想与行为间有这样远的距离。几年前,他读过新柏拉图派威克多林的传记,看见他在老年时如何归向基督,心中已经受了感动,最近因读他的著述,又受了不少的影响( 七)。又有一个非洲的旅行家朋弟田乌(Pontitianus ) ,把他的埃及所看见的修道生活告诉了他和亚吕皮乌。他听见了这些事,深自 内惭,因为那些无知的修道士尚能制胜情 的试探,像他这样有学问的人,反为情 所任意奴役,无力抵抗( 八)。在这种自责自咎情形下,他一人跑到花园中去了,彷 听见邻家儿童的声音说∶「拿起来读吧!」他於是拿起一本他所读过的书信,打开来看,他的视线落在这几句话上∶「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 。」( 九) 自此以後,奥古斯丁心 有了平安,而且感觉有从上帝而来的能力胜过罪恶,是他从前所追求不到的。也许像人所说,这是他转变皈依修道主义的心。如果是的话,那不过是一种形式上的表现。从实质上说出来,这是一种基督徒根本的内心变化。
  奥古斯丁悔改归正是在三八六年夏日将尽之时,他辞去教授之职,一方面也是由於疾病。辞职之後,便与他的朋友退居在一处山庄,称为加西西阿古姆(Cas sisiacum),等候受洗。这时距他的神学大家的地位还远得很。他的特有见地尚未发展,他还不过是一个信奉基督教的新柏拉图派,但他敬虔生活的格式却已经决定了。退居加西西阿古姆时,奥古斯丁与诸友人共研哲学,在他最初所写的许多论文中,有些是在此时写成的。在三八七年复活节的时候,奥古斯丁在米兰受洗於安波罗修,与他同受洗礼的有阿斗达徒及亚吕比乌。受洗之後,奥古斯丁同他母亲起行,想要回到他的故乡去。不料摩尼加却在旅行途中死於俄斯替亚(Ostia ) 地方。後来奥古斯丁叙述他母亲死状,是古代基督教文献中一座最高贵的纪念 碑( 十)。於是奥氏改变原定的计划转道往罗马去,在那 住了些时,到三八八年秋天仍返塔迦斯特去。他在这 与朋友同住,仍像在加西西阿古姆一样,勤究学问。在这时期中他那聪明的儿子阿斗达徒死了。奥古斯丁想创设一所修道院,因此便於三九一年,往希坡(Hippo) 去了,此地是在阿尔及利亚(Algeria),与现 在的波拿(Bona)城相近。在此处他虽受职为神甫,但非完全出於他的自愿。四年 之後,他受职为希坡副主教。与他同作主教的前辈瓦勒留(Valerius)究竟死於何 时,不得而知,但奥氏受职後不久,当地主教全权都归在他手中了。在希坡他为 非洲那一带地方创建了第一所修道院,作为训练教会领袖人才的场所。奥古斯丁 卒於四三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正当宛大勒人围攻希坡之时。
  奥古斯丁立论攻击摩尼教早在他受洗之时。後来身受圣职,特别在受职为主教之後,他便开始与当时盛行於北非洲的多纳徒派发生 突。因这次争辩,奥氏对於教会及其品质与权威等问题,详加研讨。在他作主教的最初几年中,他就对於罪与恩两大问题,有了特殊的见解。但这些见解 不是由於与伯拉纠一番大争辩之後而得的结论,因为那是四一二年後他所成功的大事业,不过那一番大辩论更加澄清了他对於这些见解的解说罢了。</P><P>  奥古斯丁影响之所以伟大,在乎他神秘的虔敬生活。这种生活虽说在他所有的著述上都能看得出来,可是发挥得最圆满的,要算他的忏悔录(Confessions) 。此篇之作大约在四零零年,他悔改以前的一切经验均於文中和盘托出。古教会中像这样以灵性经验为自传者实属仅见,即在教会历史之任何时期中亦不多见。在宗教经验著述中,人们莫不将此篇视为典型之作,「你创造我们,为使我们与你相通,我们的心若不在你 面得著安息,不能自有安息。」(一1) 「所以倚靠 上帝是我自己的益处,假如我不住在  面,我也不住在我自己 面;但 ,那一位住在 自己 面的,能更新万事。你是主我的上帝,因为你不需要我的善良。」(七11)「我先想追求得著充足的力量,与你有亲切的来往;但我不能得著,直到我得著了那位『神人之间的中保,为人的基督耶稣』,『 在万有之上,是永远可称颂的上帝』,直到 来呼召我。」(七18)「我的全部盼望尽在乎你那极大的慈悲。将你所掌握的赐给我,将你所要的吩咐我。」(十29)「主阿,我要爱你,要感谢你,承认你的名,因为你使我的那些罪都如冰块一样消融了。」(二7 ) 自保罗以後,像这样一种富於虔敬精神的话,是当时教会所未曾听见过的,这 种把宗教看作是与永生上帝亲切往来的概念,虽说不常为人所完全领悟了解,却 在教会中 有长久的影响力。</P><P>  这样看来,奥古斯丁一想到上帝,便想到一位人可与之发生心灵交往的神,在  面人能得到福乐,感到满足。但当他用哲学眼光去想到上帝时,他所用的术语都是由新柏拉图主义中假借而来,上帝唯一,是绝对的灵,与一切被造之物,有各种分别之物不同。上帝是一切存在之物的根基与来源。这种概念使奥古斯丁注重上帝的唯一性,甚至讲论三位一体时,他还是注重这一点。他把这种教理在他的名著三位一体论(On the Trinity) 面发挥无遗。自此论问世後,西方教会对於这问题的思想已成一定形式。『父、子、圣灵,一位上帝至尊无对,伟大,全能,良善,公义,慈悲,一切有形无形万有的创造主。』( 十一)『父、子、圣灵,同一质体,创造万有的上帝,全能的三位一体,在无形中工作。』(四 21)『不是三位上帝,也不是三种善良,乃是一位上帝,全善,全能,即三位一体自身。』( 十二)特土良、俄利根、亚他那修都讲子与灵在父以下。惟奥古斯丁如此注重合一性,以致把『三位』讲成完全同等。『三位一体是绝对同等的,我们不但不能说父比子大,甚至也不能说父与子之和比圣灵大。』( 十三)奥古斯丁不满意於『三位』之区分,但因惯用已久,无法更易,而且他也不能找到一种更加适宜的说法∶『假如有人要问,这三位是甚麽?则人间文学苦无以为对。然而我们还是要说「三位」, 不是要藉此讲明其中奥妙,乃是 此无话可说。』( 十四)虽说奥古斯丁对这问题很显然的极力主张教会传统思想,但他自己的思想倾向,以及他的新柏拉图哲学思想,均倾向於形相论的神格唯一说。不过我们也决不可称他为形相论派。他也用过许多比喻来解说三位一体,例如,他将记忆力、了解力和意志力来作比喻( 十五),又将施爱者、被爱者和爱三者来比作三位一体( 十六)。</P><P>  因为奥古斯丁有这种合一与同等的见解,所以他说∶『道是单从父上帝而生,圣灵也是主要的由父而出。我之所以加上这主要的几个字,因为我们知道圣灵也是由子而出。』( 十七)东方教会的见解以为父是万有之唯一源头,子在父之下,所以也说圣灵单从父出,但奥古斯丁正为『和子』(Filioque)一个术语预备了道路,使得流行於西方教会中。此一术语,当五八九年,在西班牙之妥列多(T oleelo) 地方所开之第三次会议,即已公认列入尼西亚信经之内,直到今日,却为希腊教会与拉丁教会分裂之由。
  对於道成肉身的问题,奥古斯丁在人性与神性两方面均一样注重。『基督耶稣,上帝的儿子,是上帝,也是人;在万世之先为神,降生在我们的世界而为人,....这样,就其为上帝而言, 与父为一;就其为人而言,父比 大。』( 十八) 是上帝与人之中唯一的中保,只有藉著 ,罪才能赦免。『亚当的罪无法蒙赦免,无法被消除,只有藉著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为人的基督耶稣。』( 十九)基督的死是赦罪的基础。至於说基督的死究有甚麽切实的意义,奥古斯丁的思想也不大清楚,不全然前後一致。他将基督的死有时看为向上帝所献上的祭,有时看为代替我们所忍受的刑罚,有时看为一种赎价献与魔鬼,使人从他的权下被解放出来。奥古斯丁对於耶稣谦卑的生活所给与我们的意义极其重视,这是在希腊神学家中不大多见的。拿 的谦卑比较起亚当罪中最令人注意的骄傲特性,其间对照极其显明。这是人类的模范。『这位由你隐密的慈悲中,你向谦卑的人所指明了出来的中保,你所差来世间的,为要藉著 的模范,他们也可以学到这同样的谦卑。』( 廿)</P><P>  照奥古斯丁所讲,当人被造时原是善良正直的,享有自由意志,且有不犯罪,永远不死的可能( 廿一),在人天性中原无不和协。他原来是快乐的,与上帝来往无阻( 廿二)。因罪的缘故,亚当从这样的地位上堕落了,罪的原素是骄傲 ( 廿三)。犯罪的结果便是善良的失落( 廿四)。上帝的恩典丧失了,灵魂死了,因为它已与上帝远离( 廿五)。人的身体不再受灵魂约束,反为贪 所操纵,其中最坏而又最显明的特性为淫 。亚当堕落在全然绝望的毁灭中,永死便是当然的结果( 廿六)。这种罪及其後果有关全体人类;『当那人堕落在罪中时,我们都是那人,因为我们都在那一人(亚当) 面。』( 廿七)『虽然,论到第一个人,使徒有话说,在他 面人人都犯了罪。』( 廿八)在亚当 面不但人人都是罪人,而且因为他们都生在『淫 』之中,所以他们有罪的情景更坏( 廿九) 。结果便是全人类,连最小婴孩在内,都成了『灭亡之子』( 卅),所以该受上帝的震怒。从这种绝望的原罪境域中,『从来没有人被拔出来过,没有,连一个也没有,现在还是没有,将来也必没有,惟有靠著救赎主的恩典才能得救。』( 卅一)</P><P>  人得救是由上帝的恩典而来,完全是人所不配得的,完全是白得的。『工价是军事服役的报酬。工价不是恩赐;所以他说「罪的工价乃是死」,为要说明死不是无故而得的,乃是罪所应得的报酬。但是说到恩赐,假如不是完全无功而得的,便不算恩赐了。所以,我们要知道,凡人所得的好处都是上帝的恩赏,当这些好处增至了永生的境地,简直是为恩典而施的恩典了。』( 卅二)这样的恩典,临到那些为上帝所拣选而得著这恩典的人。所以 预先定下 所要的,『受永刑,得永生。」( 卅三)这两种人,每一种人的数目都是规定了的( 卅四)。在奥古斯丁刚刚悔改以後的时期中,他也主张人有主权接受或拒绝救恩,但还未到与伯拉纠争辩时,他就得到这种结论,以为救恩是不能拒绝的。这种救恩的功效有两层∶第一层为信仰是逐渐灌输,第二层为受洗时罪得赦免,原罪和本罪均得赦免。『使我们得成基督徒的信心,原是上帝所赏赐的恩典。』( 卅五)惟其如此,所以因信立地称义。但恩典所为非尽於此,有如特土良所讲,恩典是圣灵将爱输入於人心。恩典能释放那被束缚为奴的意志,使之选择上帝所喜悦的事,『因著恩典的彰显,不但要叫他们知道甚麽是应该作的,更要叫他们由於恩典所赐的能力,本乎爱实行他们所知道的。』( 卅六)恩典能使本性渐渐变化,渐渐成圣,上帝用我们作成善事, 藉此酬报我们,好像这些事是我们自己作的一样, 又将这些事的功劳归在我们身上。没有人在今天能确实知道他已得救。在今生人可有救恩,但是,如果不是上帝将坚持的恩赐加在他身上,他就不能保持救恩到底( 卅七)。奥古斯丁此种见解,好像是由於他主张人在受洗时领受重生恩典的教理而来。假如人在受洗时领受救恩,那末,很显然的有许多人难於保守到底。</P><P>  在奥古斯丁的神学中,与恩典的教理 行的,还有他对於那有形的公教会之极端推崇。他以为 有在这个教会以内才能真正的得著圣灵所输入於人心的爱。一般多纳徒派虽说在教理和教会组织上自是彻底的『正统』,但因为他们反对大公教会,因为他们指责大公教会不该 许那些曾经犯过『死』罪的人施行圣礼,奥古斯丁对这班人说∶『那些不关心於教会之合一者,即在上帝的爱中有缺乏;因此我们很有理由可说,在大公教会以外,人就不能接受圣灵。....所以无论那些异端和分裂派能领受甚麽,惟有那遮掩众罪的爱乃大公合一的特殊恩赏。』( 卅八)圣礼是上帝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因其如此,所以圣礼的效力不在乎施行圣礼者的品德如何。所以人在加入公教会时,从前所受洗礼或授职礼,无须复行。不过,虽说外面所施行的圣礼亦算有效,可是 有在公教会中,圣礼方能结成果实,因为 有在公教会中,为圣礼所证明的爱才可以得著,而这样的爱又是基督徒生活的要素。甚至在公教会中, 不是人人都在得救的路上走。教会中良莠不齐,分子 杂。『好的公教徒得救,不好的公教徒和异端派灭亡, 不是因著不同的洗礼,乃是因著相同的洗礼。』( 卅九)</P><P>  在奥古斯丁心目中,所谓圣礼,乃包括所有教会中各种习尚与礼节,是有形的表记,为圣事的象徵。所以他把 邪术,按立礼,婚礼,连慕道友受盐习俗,都一 算在圣礼内。洗礼和圣餐礼当然是最显要的圣礼。教会要藉著圣礼才得结成一气。『若没有圣礼或有形的象徵,使信众团结一体,便不能算为宗教社会,无论那宗教之为真为伪。』( 四十)而且,圣礼也是得救所必需。『若不受洗,不参加晚餐,任何人都不能进入上帝的国,或得救而进入永生,所以基督教会均以此为当然之理。』( 四一)然而,奥古斯丁还以圣礼为灵性实体的表记,而不是那些实体的本身,这都是因他所讲关於恩典的工作。凡不『阻碍信仰』的,均可指望得到圣礼的效益( 四二)。当时这种思想尚未发展到後来中古时代那样成熟的地步,但奥古斯丁在西方教会中,堪称为首倡圣礼的鼻祖。 </P><P>  奥古斯丁著述之最大成功要算他的上帝之城(City of God),他著手写这部名 著是在四一二年,那时正是阿拉利(Alaric)攻陷罗马之後一个黑暗期,此书约成 於四二六年。这部书可以代表他的历史哲学,又是他为基督教所作的辩护文,答 覆当时异教徒对於基督教所施攻击。因为当时人以为罗马从前之隆盛,乃因古代 诸神显灵,现在人多不拜那些神了,致遭倾覆。但奥古斯丁说明他们敬拜那些古 代诸神 没有使罗马强盛,或使它增进道德,或赐它来生快乐的希望。古代诸神崇拜之遭废弃,为要叫人崇拜那独一真神,这 不是一种损失,而是一种大大的收益。以後,奥古斯丁进而讨论创造,讨论恶之来源及後果。他的历史哲学即肇基於此。自人类最初背叛上帝,『由两种爱造成了两座城∶由爱己之爱,轻视上帝,造成了世上的城;由爱神之爱厌弃自己,造成了天上的城。』( 四三)这两座城以该隐和亚伯为代表。所有在世间自认为客旅,为朝圣的人,都是上帝城 的居民。这世上的城以巴比伦和罗马为首席代表,甚馀一切世上邦国都为这城的化身。它的精神是蔑视上帝,但它也是一种相对的善,治安由它维持。这罪恶尘世,虽以爱己为当然之理,还知道制止扰乱,人各顾安全。但这世上的城必随上帝的城之日见扩张而消没。上帝城 的居民,就是那些被上帝所拣选,蒙恩得救的人。虽说教会教友不都是被拣选的,但被拣选的人都在这有形的教会中。『所以连现世教会也是基督的国,也就是天国。照样,连现世圣徒也与基督一同掌权,不过与来世掌权有些情形不同;虽然稗子在教会中与麦子一同生长,可是稗子不与基督一同掌权。』( 四四)这样说来,甚麽是上帝的城呢?上帝的城就是那有形的,为教职阶级所组织而成的教会,这个教会必要渐进而至统治世界的地位。在奥古斯丁看来,这事的成就在於与基督教政府的密切联合,政府的目的不仅是维持和平,也是作人民的『敬虔之父』,故必须倡导对上帝的真正敬拜;教会和理想政府之间的关 是彼此依赖,互尽义务,中世纪神治国家的观念,实建基於奥古斯丁这种见解上。
  虽从许多方面说,奥古斯丁的思想是很清楚的,可是其中也很显然的包涵极大的矛盾,原因是在他的思想中成分 杂,把深刻的宗教经验,新柏拉图哲学思想,以及通俗的教会遗传主义合一炉而冶。因此,他虽讲预定,上帝施恩於 所拣选的人。同时,他把得救的可能限於施行圣事的有形教会以内( 四五)。他也区分教会为有形的与无形的,与後来改教时代所讲的很相接近,却不够清晰。因为存心虔敬,所以他把基督徒生活看为人用信和爱与上帝发生亲密的个人关 ,但他又一样积极的提倡一种律法主义式的和修道主义的禁 主义。终中古时期的教会,在这几点上,从未有人能超越奥古斯丁。也没有人将他所留下的矛盾点调和起来。正是由於那些矛盾,在他以後的各种运动,才可能大受他的思想感动( 四六)。
**********************************************************************
 一∶奥古斯丁忏悔录三4应枫译(台中市光启出版社,一九六二年。
 二∶同上三5
 三∶同上八7
 四∶同上四2,3
 五∶忏悔录六15
 六∶答摩尼的书信(Against the Epistle of Manichaeus)五章;参艾雅第四三    五--四三七页。
 七∶忏悔录八2;参艾雅第四三一--四三三页。
 八∶忏悔录八8
 九∶罗十三13,14;忏悔录八2;艾雅四三五~四三七页。
 十∶忏悔录九10~12
 十一∶论三位一体第七部第六章十二节;参奥古斯丁选集(基督教历代名著集
    成第一部第十卷)一七七~一七九页。
 十二∶同上八部序言。
 十三∶同上
 十四∶同上五9;参同上译本一三六~一三七页。
 十五∶同上十12
 十六∶同上九2
 十七∶同上一五17
 十八∶教义手册(Enchiridion) 三十五章;参同上译本四二四页。
 十九∶同上四十八章;参同上译本四三二页。
 廿∶忏悔录第十部四十三章。
 廿一∶弃绝与恩典(Rebuke and Grace)三十三章。
 廿二∶上帝之城(City of God) 十四部廿六章。
 廿三∶论本性与恩典(Nature and Grace)三十三章;参同上译本第三五六页
 廿四∶教义手册,第十一章;参同上译本第四零五页。
 廿五∶上帝之城十三部二章。
 廿六∶同上十四15
 廿七∶同上十三14;参艾雅四三九页。
 廿八∶罗五12;论赦罪(Forgiveness of Sins) 第一部十一章。
 廿九∶论婚姻(Marriage)第一部二十七章。
 卅∶论原罪(Original Sin)第三十四章。
 卅一∶同上。
 卅二∶教义手册,一百零七章;参同上译本第四七一页。
 卅三∶同上第一百章;参同上译本第四六六页。
 卅四∶艾雅,古代教会历史资料第四四二页。
 卅五∶论预定(Predestination)第三章。
 卅六∶弃绝与恩典第三章。
 卅七∶持守之恩典(gift of Perseverance)第一章。
 卅八∶论洗礼(Baptism) 第三部十六、廿一两章。
 卅九∶同上五28,39。
 四十∶覆浮斯土斯(Reply to faustus)第十九章一节。
 四一∶论赦罪第一部卅四章。
 四二∶书信集98:10;参艾雅第四五十页。
 四三∶上帝之城第十四部廿八章。
 四四∶同上第廿部二章。
 四五∶但在论洗礼第五部廿八章他很清楚说∶许多似乎在(教会)外的,实际上
    是在内的。
 四六∶除上述奥氏中文译本的著作外可参阅「基督教历代名著集成」第一部第
    十卷 论自由意志第一八一~三三二页,及第廿卷奥氏的六卷讲章七六
    ~一零一页。


上网时间: 2002-11-07 
来 源: 「基督教会史」
共有613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爱力德和中国
  • 下篇文章:科学家也信上帝?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奥古斯丁三一论
    奥古斯丁小传
    奥古斯丁的《忏悔录》
    奥古斯丁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