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心灵小憩>>哭泣的查拉斯图特拉(四首) 打印
哭泣的查拉斯图特拉(四首)
作者: 小约翰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查拉斯图拉这样说
  
  我是一只虫子,是一只知道自己是虫子的虫子,所以我骄傲。我欣赏我的谦卑,所以我骄傲。我用骄傲掩饰我的不安,于是因着我能够骄傲,所以我更加骄傲。
  我将要开口。其实我本不知道我要说什么,该说的你们都说了。我想要的只是想说一些不同的话,使同样和你们一样无话可说的我与众不同。但要讲什么我无所谓,既然总归是空虚。没有一种空虚比另一种空虚更有价值。然而,我需要你们空虚的目光注视着我,知道我的空虚与众不同,这是我的独特。因为独特我说话,因为掩盖我的空虚,我说话。需要你们的聆听,以至于我告诉你们根本不需要。然而,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神死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人已经死了。喊叫已无意义,声音何其空洞。于是,我自己扮演神。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演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疯了。我只好用我的疯狂来使世界相信他们疯了。当神死了,人也就死了。
  为了迟早的虚无,绝对应该放纵。沉醉与狂欢。为了遗忘。然而,害怕醒过来。饮任何哲学鸦片或淫任何精神妓女。我选择我的堕落,所以我不堕落。
  于醉中死,于死中寂,于无歌哭中浩叹,于无所有中寒。我是我自己的奴隶,我被自己的假相陶醉了。于是,等不及黎明的来临,我在深夜里哭泣。但你们不要相信我的眼泪,因为我也不相信了。
  
  
  2002年3月29日,受难节默想
  
  没有一种受苦是有意义,假如祢不受苦;没有一种真理有价值,假如是人在构想真理。
  没有一种爱有意义,假如你不施与;没有一个生命有价值,假如祢不死去。
  因为受苦只是罪的一种惩罚,真理只是理性的某种虚妄,爱只是渴望回报的交易,生命只是走向死亡的旅程。
  唯有祢在十字架上的姿势洞穿了苦之罚,真理之妄,爱之空和生之死。
  祢所付出的代价不是释迦牟尼的打坐,不是默罕默德的征伐,不是迦叶尊者的微笑,不是孔夫子的游说,更不是马克思的嘲弄与毛泽东的暴动,而是你自己的生命与血。你不是为你的学说死去,而是真理作为肉体的人死去。
  我们永远不知道祢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这代价大到不能问为什么,只有接受。否则我就不是人。为了成为人,我接受祢的赐予。我之所以接受不是我想要,是祢想给我。我的理性只能攻破一切不接受的荒谬,但不能提供接受的理由。因为这代价太大了,这受苦和死亡太有权柄了。唯有在静默中久久静默。
  祢的学说就是祢自己的血肉之躯,就是在那里铺成的真理之途。
  这道路是通向真理的道路,这真理是带来生命的真理,这生命是生生不息的生命。
  
  
  在
  
  1
  人群是我的沙漠,我惊见人性的粗糙与荒凉;
  家园是我的驿站,我深味人生永无休止的流浪;
  歌唱是我的沉默,只有空虚……
  告诉我我的在,我只有不在。空无一人的街头,风不断地吹。我看见万物在破碎前匆匆的聚合,呻吟。
  
  2
  我只有否定。
  只知道拒绝什么,不知道需要什么。
  我只有怀疑,然而我还不敢怀疑我的怀疑。因为这是最后无法栖止的栖息地。
  
  3
  南方城市。
  我没有山村,我只有浑浊的水,只有欺骗和无所畏惧。我畏惧于我的无所畏惧。欲望使得我只能在肉体疲倦之后思想。但是我的思想抵消我的思想。我在想我的无所思想。遗忘前的挣扎罢了。
  “醉在一个陌生的酒馆里,
  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4
  其实已经有了光。
  我不再自以为寻找真理,我被真理擒获。
  原来我不是猎人,我是猎物。遭遇真理之前,我也一直被擒获。我的自由原来是不自由,于是我的不自由成为自由。原来我是非我。当我不我后,我才我了。而我的不我,不是我能,是真理能。我只是“被”。
  请转过身,向深处极深处走,就是极浅处,卑微处。
  
  5
  一下子有了鲜花、阳光和回忆。
  拥有万物而不被万物所拥有。
  在人与人隔绝的虚无旷野骤见云霞的瑰丽和宙宇的深邃,这深邃的瑰丽和瑰丽的深邃,这万物的大庄严和大宁静。
  吾卑贱如尘土从而高贵如王子。不役于物亦不役物,因有造物主。
  
  6
  在而非在,并非己力达成,只是享受与领受。
  不是通过批判走向信仰,而是从信仰走向批判;不是因理解而信仰,而是因信仰而理解。
  洞穿一切伪善和虚假的深渊,一切罪与仇,死与寂寞。生存即歌。
  
  7
  在。
  在相对界的虚空中面对绝对界的真实,在万变的波涛中把捉灵魂永恒的锚。
  在歌中生存。
  
  一粒种子的命运
  
  把我托在他的手掌心里,
  主人用他温柔的目光在抚摸我。
  
  我知道自己是一粒饱满、结实的种子,
  生来就是要被欣赏的――
  阳光倾泻在我身上,
  温暖而又明亮;
  主人,我愿意陪伴在您阔大的掌心里。
  
  怎么,失手把我掉在地上了么?
  那是我已经早就脱离的卑贱的土地呀;
  怎么?来不及呼喊又被水淋湿,
  被黑土掩埋被主人的脚践踏!
  啊,肮脏的污水和淤泥渗进我的身体啦,
  啊,主人……
  周围全是黑暗……
  我死了……
  
  当我再活过来的时候,
  我感到饥渴,
  饥渴使我身体愈裂。
  于是我和土壤和解,
  把我的壳腐烂成土送给他,
  他供应我吃喝。
  他听命于某个更高的主人。
  
  我又在逐渐死去:
  身体龟裂腐烂;
  而内心开始涌动着一种物质之外的渴望,
  对于光的渴望,
  对于生命与永恒的梦想。
  我小小的体内似乎正涌起整个大海的潮,
  永恒伸手攫住了我。
  我在死亡中看到生命,
  在破裂中窥到完整。
  
  “这是不是还是一场玩笑?
  一场梦?”
  我问身边那位干瘪、尖瘦的弟兄。
  “哪有什么光明?什么永恒?
  你有没有搞错!
  你看你现在已经和环境妥协,
  被脏土搞得‘种’不种,‘土’不土。
  要坚守自我,拒绝投降,
  这就是永恒与梦想!”
  他鄙夷地望着我,别过脸去。
  
  然而——
  在内心胀裂的感动中,
  在被催动着追逐光的过程中,
  我忘了自己。
  于是——
  我见到了阳光和主人的笑脸。
  
  2001年冬天
  


</P><P>


上网时间: 2002-11-07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525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忏悔已被滥用
  • 下篇文章:暂无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哭泣的查拉斯图特拉(四首)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