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生命见证>>苦难记忆>>一粒麦仔 打印
一粒麦仔
作者: 程向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十一月10 号,2005 洛杉机 多云,有阵雨
  
  我完全没有准备好要将少玲姐妹的见证用文字纪录下来。今天晚上我偶然给小组新来的一位姐妹Mandy交谈,邀请他礼拜五晚上继续来小组参加聚会。无意间她就提到自己的前夫在和她离婚后不久,便得了肝癌,目前正在国外接受治疗。 但眼下他们双方,却因为巨额医疗费的问题而反目相向。Mandy说她已经被前夫的威逼和金钱勒索搞得身心俱疲。于是我就我忍不住对她谈到少玲姐妹的见证。当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忽然有一阵强烈的心灵的感动,要把她过去和现在的经历,将少玲姐妹一生的生命见证,尽可能多地纪录下来。
  少玲是今年10月中从洛杉矶回加拿大的。她患的是淋巴癌。本来她决定要从加拿大到佛罗里达的一个“自然疗法中心”那里, 接受为期三个月的保守疗法,但结果是, 她仅仅只在那里呆了一个礼拜的时间。
  这一切都是我的好朋友黄鹤山牧师告诉我的。自从少玲回加拿大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但黄牧师大概每个礼拜左右,会固定和她通一次电话。为她祷告。 她告诉鹤山:如果神要医治她,神迹自然就会发生。但是如果神决定不要医治她,她也完全预备好了。那意思就是说,她会安静地等待主把她接回天家,而无意再用接受任何形式的人工治疗。 尽管她住在加拿大,所有的这一切的医疗费用都是可以报销的。
  她的那种冷静和克制,再一次深深地震撼了我。其实早在这之前,10月中旬的时候,神就已经给了我一次很深的感动了。 但是那时候我对神说:我没有信心,我太忙。我有一个独立的保险经纪公司,两年前又刚刚加入Farmers Insurance 。 保险公司给我的业绩压力实在太大了,我不可以有时间写她的见证。但是当神第二次将这样的感动放在我心里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逃避了,必须顺服。
  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 都有一个神“预定”的目的。因此我们的认识,也一定是上帝在很久以前就预备好了的。虽然我是个保险经纪人,但我知道,神的安排, 可不仅仅是为了让我能帮她办理一个汽车保险。我在对Mandy说到她的时候,反复说明这样一种观点: 我们信神,绝对不意味着我们从此就被免于苦难了。世人所受的苦,基督徒将一样不少。我们会患同样的癌症,遭受同样的折磨, 同样也要面对肉体的死亡。所不同的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在面对所有这些苦难的时候,从她/他里面所呈现出来的,将会是一种和世人完全不同的生命品质和态度。
  Many的前夫和少玲之间,就是一个徊然不同的对比。Mandy说他无休无止地要求自己倾家荡产地来帮他填补财务上的“黑洞”。甚至威胁说要和她, 还有他们孩子一起“同归于尽”。在我看就是出于人类自私本能的一种“最后的疯狂”。 表现出一个没有认识上帝,认识永生的人,他内心深处的那种充满了恐惧无助的仇恨和绝望。反过来看少玲,她展现出的却是另一种品质: 一种在神里面极其成熟的人性之美:平静而祥和,谦卑又刚强。一如深秋的枫叶。
  我不太清楚少玲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得了癌症。或许是今年的4-5月间吧。10月初她到我的办公室办理她的汽车保险的时候,我已经有一种非常明显的不祥的预感。我的直觉和经验告诉我: 我眼前的这个姐妹,极有可能是个癌症病人。她面容和身体都非常的消瘦。脸上的皮肤是没有光泽的,失水的,呈现出一种蜡黄的颜色。这些都是癌症病人非常典型的外貌特征。我用隐讳的口气问她: 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她回答我说: 靠主恩典,我还能撑着。她的声音听起来沙哑的,但恬静温柔。
  后来,大概是在今年的10月14号左右,就在她决定要暂时离开她就读的洛杉矶国际神学院, 回加拿大修养的前两天,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说: 向弟兄,你知道吗,我得病了。我问是什么病,她说是淋巴癌。我说,你难道没有去治疗吗?加拿大有全民保险啊。她回答我说她根本不想接受化疗。只愿意将自己完全交托给神。她说自己已经为此祷告了很久了,感觉上帝会医治她。
  当时她住在离神学院很近的EL MONTE 市。回加拿大的前一天, 我到她的家里去看望她,殊未料她居然还在神学院上课。而且是从早到晚! 所以我们没有机会见面。我就在她家里和她表哥的太太聊了一会。她告诉我说少玲就是这么一个人。生病了也不休息。回到家里还跟她抢着做家务。可那阵子她晚上几乎很少入眠。一来是EL MONTE 这个区是老墨集中的地方,晚上总是很吵闹。其次是癌症导致她浑身疼痛。她大概只服用一些中草药方面的制剂。而没有使用西药止痛剂或安眠药。
  她决定要到佛罗里达去接受“自然疗法”,是她唯一一次“住院”治疗。黄牧师告诉我说,那是因为另外一个同样是患了癌症的姐妹,在那里治疗了3个月之后,竟然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好结果。所以她的学校的同学和师长们,都极力向她推荐这个地方。不过天晓得, 她付了$6千多美金后,仅仅在在那里只呆了一个礼拜就又回家去了。
  这真是我此生中见到的最有个性的一个主内肢体。
  
  
  十一月11 号,2005 洛杉矶 阴天多云。
  
  她和我不仅同年,而且都来自中国的福州。今年刚好48岁,正是所谓“年富力强”的时期。 但是她在福州要比我“显赫”得多。她是福州大学土木工程系77级的毕业生,而我则是福建师大历史系77级毕业。若不是因为信主的缘故,我们断不可能有认识的机会。人生不过是一系列的偶然而已。生命也如青草,早晨发旺,晚上便干枯。如果不是我们灵里相通,她充其量就是我的一个极其微不足道的保险客户。
  我是1989年到美国的,而她到加拿大, 大概不过区区2-3年的时间。她在福州的地位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不象我当年,仅仅是福州英华私立学校的一名普通政治课教师,即没有高收入,更谈不上社会地位。但她却完全不同。她是福州市最古老的一个教会之一的“基督教天安堂”的执事会主席。市建筑规划处的总工程师,(俗话说就是审批人家盖房子的)。 她同时还是市人大代表,地震办主任。 这些头衔和成就加在一起,我可以想见她生活在福州, 不仅物质生活非常优厚的,社会地位也应该非常受人尊敬的。相比起来, 她在美国和加拿大过的日子,简直可以用“清贫”两个字来形容。
  她的丈夫和她的两个表兄弟,也都和她一起移民到加拿大。甚至她的妈妈也来了。她的那两个年青的表兄弟也都是基督徒,而已也和她一起在洛杉矶的国际神学院听课。但是两个年青的福州基督徒看上去都不太快乐,显然是她的病痛和经历,给他们的心灵留下了很深的阴影,甚至很有可能都已经动摇到了他们信心。
  在我看来,我们人类所能承受的苦难,肉体上的,还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而更深的痛苦,则来自灵魂和道德亲情方面的创痛。这才是一种真正折磨人的,使我们万念俱灰,意志崩溃的打击。而我们所谓代表“邪恶”与“黑暗”的撒旦的权势,也正是在这个心灵最隐秘的地方,最能表现它对我们信心彻底的摧毁和破坏的力量。
  当我发现少玲的痛苦来自灵魂时,我自己都怀疑上帝是否真的存在。或者是瞎了眼。象她这样一位宁愿放弃了在国内的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崇高的社会地位的,又跑到美国来读神学的基督徒,显然在大陆人中是极其罕见的。 在那个充满拜金与崇物的糜烂的社会环境中,这需要何等巨大的信心和爱心, 需要付出何等巨大的代价与牺牲!照我们常理来看,她希望毕业后能为主作工传道,又心甘情愿放弃世界上的那些财富名利,应当是大大地被神重用才对。她不但极其爱主,又有丰富的砺炼与才华,无论怎么说,神都应该大大地赐福于她才对。 -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曾发生。不但如此,情形刚好是相反。神看上去好象不仅没有重要她,赐福她,反而将她全身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财富” - 她的健康都给剥夺去了。这在世人的眼中,我们所信仰的这位耶酥基督,难道不是非常残忍的吗? 所以我说,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
  但来自道德和亲情方面的痛苦, 同样也不亚于灵魂的拷问。10月份,在少玲离开洛杉矶之前,她的表兄告诉我说,他们尚不敢将她的病况告诉她在温哥华的母亲。因为少玲的父亲几年前刚刚因为癌症过世,如果现在就将女儿的真实的病情告诉老人家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到的是:那种身心方面的打击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我想即便他们一家数代都是基督徒,当面临这种类似旧约中约伯所遭受过的, 接二连三的灾难降临到自己家人身上的时候,要保持完全的喜乐和顺服,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吧。
  我不是一个神学家,我当然只能凭着自己的信心, 给上面的这个难题一个合乎我们信仰的答案。首先我当然是需要先说服我自己,因为如果我自己都不相信少玲和她的家人所遭遇到的这种苦难是有“意义”,和有“益处”的话,那么,其他的很多初信的基督徒或尚未信主的朋友,则更不可能从他们的遭遇中, 看到我们所信的那为神,他的公义与慈爱,究竟体现在那里?
  第一种当然是无神论的解释:这个世界的背后,根本不存在一个完全公义慈爱,定意要为我们人类施行拯救的上帝。因此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偶然的,混乱的,和无目的的。灾难当然不可能有任何正面的“意义” 或“价值”,而只能是负面的,和破坏性的。按照这样的逻辑,少玲和她家人所遭受的苦难, 就是一种纯粹的“坏运,倒霉”。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任何的理由。
  第二种就是有神论的解释:我们不仅相信,也经历到这位在人类苦难背后的上帝,他是完全信实,公义,与慈爱的。那么在这个前提下,少玲和她的家人所受的这些肉体和精神上的苦难, 就不再是偶然的了,而是完全出于这位全能神自己的“定意”和“捡选”。苦难在神所捡选的子民那里,有它特定的价值和意义。
  我自己是1989年到美国的。1996年入籍成为美国的公民。这里面过去了整整7个年头。在这个漫长的7年等待期间里,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报税,尊纪守法。我明白即便是一个很小的过犯,都极有可能使我永远无法获得这个国家的公民权。譬如说,冒领社会福利,逃税,或是在家里打老婆孩子,到商场中顺手牵羊。。等等。我明白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人的国,尚且需要对那些想成为她国度公民的“外人”, 有种种的道德素质方面的要求,那么神的国度, 岂能不对那些希望成为“神国公民”的人,有一些更高的要求呢?尤其是,神对那些将来要在新天新地里和他自己一起“掌权”的基督徒,会不会有一些更多的标准?
  我想,只有从这个角度,我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忠心的基督徒,他们活在世上的时候,必须要经历很多常人无法理解的苦难和折磨。福音的乐章,是用无数殉道者们的鲜血和生命谱写而成的。而这个伟大乐章的第一个音符,就是我们主耶酥自己的宝血和生命,接下去的,就是那些跟随他的门徒们。无可置疑的是,我眼前看到的这位中国的姐妹,她的生命和见证,也将会成为这个伟大的生命乐章中的一段永恒而动人的旋律。我知道而且也相信,中国基督徒的血泪和生命,绝对是这普世福音大乐章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辉煌的奏鸣!
  世上的种种苦难, 其实就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那个“烈火的窑炉”。苦难的烈焰, 要绦尽我们身上所有的“杂质”,以至于我们的生命,真的就如同在火里炼过的“精金”, 或者是在陶匠手中被塑造过的“陶土”一样。最后,当有一天我们可以“出窑”的时候,在我们的生命存留下来的,必然就是那些具有永恒价值,可以永不朽坏的品质。 是谦卑,顺服,忠心,良善,仁爱,和平,忍耐。。等等, 这些我们所说的“圣灵的果子”。 或者说,就是我们成为神国公民的所必要的属神生命品格。
  否则的话,我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必须忍受种种人生苦难的试炼。甚至,我会觉得我们为什么需要“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上网时间: 2005-12-27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7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浪子后记
  • 下篇文章:太初有道——等候圣诞之一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一粒麦仔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