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生命见证>>苦难记忆>>黑暗中的光芒 打印
黑暗中的光芒
作者: 刘同苏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那时,生活一片暗淡,整个人好像浸淫在灰蒙蒙的色调中。教会与神学院里的阴暗面似乎遮盖了上帝的光芒。初信时振翅欲飞的那股劲儿已不知去向了。心灵在信心低潮中挣扎着,浮沉着。失望、沮丧、怀疑和悔恨的泡沫叫我窒息。是上帝丢弃了我,抑或是我准备离开上帝?
  
  上帝并没有丢弃我,一位老人悄悄地进入了我的生命,展现在我眼前的图画从而为之一亮。
  
  是那个落叶萧萧的季节,一位老人请我到他家里教授中文。老人姓宾克海姆,五十多年前毕业于我现在就读的耶鲁神学院。毕业后,先去中国,后往欧洲,在外传教共四十余年。至七十年代返回美国。
  
  宾克海姆先生那年八十二岁,风烛残年,百病缠身,还有些复杂离奇,连医生也断不出来的疾病。十年前,他因脊椎骨病变,而下肢瘫痪——他的几块脊椎骨,因坏死而被挤压,粘在一起。除了一个礼拜一次,我在中文课后扶他下楼散步,他只能闭锁在他的房间中,独坐在轮椅上。宾克海姆先生几年前曾中过一次风,“风”过后,他失去了语言能力。虽然经几年的治疗与康复锻练,我刚见到他时,他说话仍有某种障碍。七、八年前,宾克海姆先生驾车时,忽然失去知觉,被送医院后,医生检查多次,才发觉他不能食用麦类食品,吃后会引起神经方面的异变,轻者导致休克,重者危及生命。
  
  枯槁、瘦弱、衰老、多病、生命的灯油已经干涸,这是我初见宾克海姆先生时所得的印象。我常想,如果我的灵魂被锁在这样一个枯槁、虚弱、衰残的病躯里,我的心灵将怎样的痛苦和无奈啊!恐怕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有放弃,绝望。若是不能走路,为什么要给我腿呢?若不能言语,为什么给我嘴巴?若是美味的佳肴对我将变成毒药,那为何要保留我的性命?眼睛看得见蹦跳的脚,耳朵听得见滔滔的雄辩声,鼻孔嗅得着扑鼻而来的香气,自己却不能行,不能说,不敢吃,唉!我将要发出怎样歹毒的怨恨!一切通向生活乐趣的路都被堵死了,这些器官却仍存留;一切人间美味仍在外面招手,自己却不能享受,这是多么残酷,多么痛苦啊!我怎能活下去呢?
  
  然而,这只是我的反应,宾克海姆先生并不是我。当我接触到他被困锁在这残躯的心灵时,我最大的感受竟是生命——在这死气沉沉的躯体内,我发现跳跃着一个生机勃勃的灵魂!宾克海姆先生喜欢笑,他的笑声爽朗而富感染力。喜乐自他的心灵满溢流出,滋润他人。单听他的笑声,谁又想到,他已经与许多人生的享乐绝了缘呢?
  
  什么是生机的表现?就是学习与成长。一个尚在学习的生命,绝不是一个衰老的生命。宾克海姆先生学习的欲望极为强烈,年过八十,而且有语言障碍,他竟还想学习一门被西方人认为最难的外国语。每次我去授课,宾克海姆先生总向我询问许多外面的事情。其实,对于他那宽阔的胸怀,“外面”何尝又不是“里面”呢?我们讨论中国的宗教政策、政治形势、某些国际性的基督教运动、神学院里关于同性恋的冲突、欧洲历史、亚洲文化、美洲的政治、非洲的传教...天南地北,若非生命力旺盛,又焉能有此耐性和体力骋驰于这辽阔的空间呢?
  
  生机也寓于生趣。如果没有乐趣,活着有何意义?课后,宾克海姆先生常与我在厨房里浅酌一瓶淡淡的苹果汁,吃几块素净的米花饼。这时,如果你看到他津津有味地品尝米花饼的样子,你一定会知道,他在享受着生命。一个没有生气的人,绝无可能兴致勃勃去做一件平淡无味的事。
  
  在新英格兰漫长而多雪的冬季过后,宾克海姆先生和我同到积雪的院子里做一年第一次的户外漫步。几株类似水仙的黄花在阳光下摇曳,那是早春率先绽放的花朵。当我们经过这些花朵,宾克海姆先生便低头向它们问好,像和老朋友打招呼,低声细语。而“老朋友们”,也沿路向我们报告春的消息。回到公寓门口时,宾克海姆先生忽然对我说:“我们应当和他们说声“再见”。”我不觉一怔,继而悟到,原来是“他们”——那些在春风中摇曳着的好朋友。试问在健康的人中,能有几人像他,这么享受美丽的大自然?
  
  什么样的人能够在人生最黑暗的一段路上,射出生命的光辉?什么样的人,能够在这般痛苦的境遇里,享受生之趣?什么样的人能够在生活困难滚滚如浪涛的冲击下,保持心境宁静?什么人能以衰残老病之躯发出青春的生机?就是相信上帝、跟随耶稣基督的人。
  
  一天下午,凝视着窗前院内披着夕阳的草木,宾克海姆先生对我说:“我不喜欢别人的怜悯,因为我并不需要怜悯。上帝看顾我,我很幸福。得病以前,我是一个自负的人。因为自负,我无法与最亲密的人保持关系。病后,上帝开我的眼睛,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人看事,对许多事情豁然开朗。我明白许多从前不明白的道理。我感谢上帝,领我来到这新境界,让我享受许多以前忽略的事物。我渐渐变得谦恭起来,与人的关系获得改善。现在我比从前幸福多了。”
  
  上帝常与我们同在,然而,只有信心的生命,才能体会上帝的同在。上帝常有恩典,可是,只有感恩的灵魂才觉察全是恩典。人生美好之处长在,只是,一个人若自己没有美好的生命,便不能领略人生的美好。
  
  宾克海姆先生因健康不佳,很少参加教会星期日的礼拜(他的健康条件,只允许他在天气良好情况下于户外逗留很短时间)。但是,他从未停止对上帝的敬拜和交通。我从未见过一个人像他那样自然地与上帝交通——上帝就在他的生命中。他与上帝的关系是他生命中最主要的内容。他常与上帝会面。他说:“上帝并不要高堂大殿。他要住在我们心中。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真正接受上帝,他就与我们同在。上帝最珍贵我们的灵魂。人最重要的,是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他”。宾克海姆先生因为从生命之泉不断汲取活水,所以他的生命充满活力和喜乐,生意央然。
  
  一年过去,宾克海姆先生要移居另外一城。我所教授的中文课也就此结束。实际上,一年来,我没有教会宾克海姆先生多少东西。反倒是他教会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课:如何生活,如何从上帝那里领受生命。更确切地说,耶稣基督藉这位老人,触摸了我的生命。上帝的火焰从这老人燃烧着的生命,点燃了我黑暗的生命。上帝的话,对我不再仅是知识,乃是生命。耶稣基督不再是远古历史上曾经划过尘世夜空中的一颗流星,我在宾克海姆先生燃烧着的火焰中看到了他;教会再不是一个组织,而是像宾克海姆先生这样的生命在灵里汇合。
  
  一年过去,又是一个萧萧叶落的季节,可是这回,我不只看见了落叶飘零,我也看到了果实丰盈;我的心再也不在秋色肃杀中悲叹,我觉着了秋色的辉煌。我已经改变了,我的生命改变。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的看法要过去,都变成新的了。
  
  (后记:宾克海姆先生于一九九五年九月离开世界。在他的追思礼拜上,一位朋友告诉我,宾克海姆先生在去世前几个礼拜,曾给他电话,说他要到天父那里。那朋友问:“你怎会知道?”他回答说:“因为我感觉到好像儿时圣诞前夕一般的喜乐与期待。”他的期待与欣喜来自他的信心。因信,他知道自己将往哪里去。他在遗嘱上吩咐家人将他的遗体捐献给医院。本文为记念宾克海姆先生逝世周年而作。)


上网时间: 2003-12-09 
来 源: 中信月刊
共有513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失落的属灵遗产
  • 下篇文章:抚养下一代的独特挑战——培育基督化的传统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黑暗中的光芒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