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神学文献>>神学探讨>>祈祷神学的再思 打印
祈祷神学的再思
作者: 唐崇怀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祈祷虽是宗教中常见的行为,但事实上它却是人类存在基本现象之一,因为不论有没有宗教信仰,甚至不承认宗教的人,多多少少也都有祷告的经验。所以对人类而言,祷告乃是人在苦难中、惊叹中、或感恩中的一种自然性或必然性的反应。若从宗教哲学的观点来看,祷告则属一种天赋的省思性反应,也就是栽植在人灵魂和生命中宗教苗种(semenreligio)的萌芽。当这苗种萌芽时它以不同的形态出现,或叹息、或埋怨、或不满、或感赞。总之它不论以那一种形态出现,它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人的心灵正在向无名的主宰祈祷。分析到最后,人的祈祷都是向着那一位宇宙中至高至善的主宰(ultimatereality)而发的,他就是人假设为操纵宇宙万物的主宰,这位主宰也正掌管着人的命运。简单的说,在每个祈祷中,人首先肯定且承认了这位万有的掌权者的存在,向他陈述心意且有所交代。
  对基督徒来说,祈祷的含义可是更深刻更广泛,因为祈祷是信徒灵性生命的必然行为。对基督徒而言祈祷不仅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更是他们对神慈爱怜悯呼召的响应。新、旧约圣经记载许多有关祈祷的重要教导。除了一些模范祷告文词外,我们的主耶稣亦教导门徒最典型亲蜜的祷告就是主祷文。其实,主更直接的指示门徒要儆醒祷告(太26﹕40-41),保罗亦提醒新约的圣徒们要凡事祷告、祈求和感谢,将所要的告诉神(腓4﹕6),圣经更是以约翰在启示录代表教会响应主再来的应许,并以「主耶稣啊!我愿你来」的祷告作为结束。(启22﹕20)
  对一位教牧或教牧神学家来说,个人的祈祷和教会的公祷二者都可视为是信徒及教会灵命状态和灵命实质的表征和衡量。为此我们常听说﹕祷告的教会必是蒙福、兴旺的教会;教会若没有祷告必有纷争衰退;祷告的基督徒必蒙保守且有喜乐,不祷告的基督徒必定软弱、困惑。无可否认,祷告是非常重要,但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祷告那么重要?难道是祷告的文词?祷告的长短?祷告的次数?或祷告的内容?当然问题还很多,例如﹕祷告的地点、祷告的层次、祷告的时间、祷告的模式、祷告者的信心或心态等等,是这些因素肯定了祷告的效能吗?而基督徒祷告的特征又是什么?基督徒的祷告和一般宗教所谓的祈求有什么甄别?面对这许多的疑问,难怪一般有关祷告的文章中都集中在见证型的阐述,也就是以祷告的实际层面为中心,提供一些功能和功效性的方法,例如﹕如何祷告、何时祷告、如何操练祷告、祷告模式和蒙神垂听的秘诀等等,这一切都无形的以祷告的效能来解释属灵的真理。
  从圣经的亮光及基督教神学的教义中,我们可以廓清哪些祷告不属于基督信仰的祷告,因为这些祷告中所谓的向神祈求并不是真正的祷告,只是个人心愿的表达而已。特别是当祷告者以叹息或祈愿言语的型态来作陈述时,它更是个人的内在心愿的诉说,因此这种的运作中,祷告者自然的成为祷告的中心,这与基督信仰中真正的祷告只是形貌相似,但本质上却不是真正的祷告。
  在宗教研究中,若以社会人类学和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人的祷告不过是一种工具,它常有功利性的动机,只是以利己或利他为基础的宗教性操作。若在文化人类学领域的研究中,我们则又发现在一切的祷告,特别是公众性的祷告都带着一种礼仪性的力量,这种在传统和文化的架构中发生作用,也因此成了一种巩固族群内部或族群之间关系的一种工具。简单的说,在文化人类学的领域中,祷告是社会性群众性的工具,当人类面对生存和存在的挑战及挣扎中,祷告就有形或无形的发挥了神秘性的力量,并进而肯定了人性或族群性存在的意义。
  很遗憾的,当我们解析基督徒的祷告时,不难看到极多信徒的祷告也带着这种工具性的特征,许多时候我们真的把祷告当作一种必然的礼仪。对某些信徒来说,参加祈祷会是驱除恶运和神忿怒的方法。近来更有人以参加祈祷会为换取神祝福的功绩,其结果形成了祷告是教会增长不可或缺的工具和方法的结论了。所以祷告成了一种驱恶避邪的咒语,也成了支取神恩典和祝福的礼文。总之,我们以祷告来换取神恩或改变神不符合我们意愿的旨意。本文的目的就是在这种的理解祷告思想中来思考基督徒的祈祷神学,并为我们的信仰作一些神学性的交代。此外,本文也是一种教牧性的反省,希望以此作为信徒儆醒祷告的导向,使我们不仅能常常祷告不灰心,更能以正确的信念来祈祷。
  祈祷的分析祷告可归纳为三大类﹕天然性的祷告、人为性的祷告和恩慈性的祷告。
  第一 天然性的祷告
  天然性的祷告是当人面对某种异常事故时的一种自然的反射性回应(naturalreflex)。显而易见的,人和动物是大不相同,因为受造的人类从未能真正的离开神。为此,人经常会感受到神无名的呼召,并对创造者作了受造者当有的回应。例如﹕当生活艰难时、在危机中生存受了威胁、或当人面对特殊的事故无以控诉申状时、或面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事迹时、在没有前例可循而显为孤单时、没有导师教导或指引的状况下,人的心灵自然而然的会催促人向上苍作哀求性的祈祷或惊叹性的颂赞。
  在以上这种情况下的祷告都是属于天然性的祷告,因为从本体论的角度来看,这种祷告并不需要其它的特别条件,其原因就是人的心灵中都有宗教的种子(semenreligio),在适当的时候人自然的会祷告。虽然这种祷告不能被算是一种真正的祷告,但是它仍会带来某种效果,当然这些效果也常仅限于个人纯粹主观性的感受罢了。
  虽然这种天然性的祷告并没有内在性的价值(intrinsicvalue)
,但它的效果若从神的无限恩典教义的领域中来阐释及领会,就能明白神是创造者,他常借着各样事物提醒受造者有关神与人之间的地位和关系。唯有在这样的境域中来理解人在自然中由感受所发出的祷告,才能使人觉悟到我们只是人,而且我们的生命、动作、存留都在乎神。(徒17﹕28)这样我们就可了解天然性祷告的价值。

  第二 人为性的祷告
  第二类型的祷告是人为性的祷告,它的特征就是祷告只是一种工具,「人为」一词在此乃指着它的「人制」性或「人作」性的作为。说穿了,这种祷告只不过是人清醒的陈述心里强烈的意愿而已。祈祷的对象可能是自己或他所认定的一个或一位物格式的人格,其目的及功用无非是想在顺境或逆境中肯定个人的「权实性存在」(authenticexistence)

  这类型的祷告就是当人在生活和存在的挑战与挣扎时,他采取了肯定自我的路线。为达成这个功能,他们会利用任何工具来完成或达到他们的目的或计划心愿;他也必会利用任何自然界、物理界、心理或心智性,甚至神秘性的力量来向管理存在者挑战。除了外界的力量,他也必会发掘生命内在的潜能来完成生命的目的,发掘并运用心理学或边缘心理学(parapsychology)的范畴中大宇宙性(macrocosmic)或小宇宙性(microcosmic)的可能力量来解决他的问题。
  无可置疑,人的心灵是一个神秘的实体,它远超人的智能所能理解,在人为性的祷告中,人的心灵借着祷告将小宇宙(个人或群体)的力量和大宇宙的力量予以发挥。其实二者都是纯属人本性的作为。也就是说这些祷告都是由人的议题作为出发点,并以人为中心的。因此在这类的祷告中,人根本是想发挥在他「权下」的力量。
  到底人为性的祷告会发挥多少的力量及权能呢?特别是当我们发觉了好多基督徒的祷告无疑的是人为性时,这问题更是迫切的需要解决了。
  从哲理性的分析来看,人为性的祷告乃基于某种信念﹕人都是带着神性的。人是神的荣耀光辉的放射,在这种神观的前提下,人根本是神,因为他是神的一部份。
  基督徒不否认人是神创造的「杰作」,是所有创造物中的冠冕,神亦将管理万物的职权交给了人;但是当人想步出他的极限而以神的自存性自居时,他就陷在背叛中了。人虽有创作性,但他绝不是创造者,人为性的祷告就是犯了这致命性的错误,它是一种无名的自狂自大。因为在这种祷告中,人虽然看来是一位祈求者,但事实上他将他的需要只委托于自己,而不委托于神,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想发挥他妄设的神性。( presumeddeity)以取代神的地位。当他觉悟到有投靠神的必要时,他并不真实完全的投靠神,而是妄用神的名祷告并以之为借口,这实在是狡猾的自欺行为。将祷告视为达成目的的工具,或以祷告为手段将神工具化,这二种均是可恶的骗局,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利用神,更不能将神工具化的。
  每当人为性的祷告蒙应允或得成全时,我们应认清这并不是因为祷告的能力所造成的,而是因为神是永恒不变的,他的恩慈也永不改变,因此在他的恩慈、宽容与忍耐中,他对人的态度也是不改变的。纵然有时我们把他当作不存在,甚至想尽办法来操纵他,他对我们的眷顾作为仍是不变更。所以当人为性祷告得着成全时,我们不能只以神的普通恩典和他在自然界的管理和眷护的作为,及大小宇宙的互相运作的过程来理解神的作为。因为这样的解释正是落在以果推因的妄谬中,误认为祷告得着成全就是祷告效能的明证。其实,在神那是命定,在我们只是一种巧合。
  很遗憾的,当我们能进一步的分析时,我们会发现许多基督徒的祷告竟然也是人为性的祷告。当基督徒的祷告是人为性的时候,他的祷告未必是向神发出的,而神也未必在他的祷告中成为实在的主体。因为在人为性的祷告中,神只是一种人暂时集中思想的理性幻影,基本上这类祷告的中心是自我和自我的狂妄。所以在这类的祷告中,表面上人虽然求告神,但神的名只不过是一个为满足个人方便的道具,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这祷告虽有果效仍不是证明神的聆听和应允,因为神不被人利用也不愿人自欺。在神的恩慈中,神彰显出他的公义和正直来败坏人的虚妄。

  第三 恩慈性的祷告
  第三类的祷告就是所谓恩慈性的祷告。这种祷告是一种真诚的祈祷。在这种祷告中,我们祷告并不是「我们想要祷告」,因为祷告不是出于自我的主导,祷告的发动出于神。神在我们心中动了善工,使我们渴慕并肯定神的应许、恩慈和怜悯。虽然我们有渴望,但触动我们祈求者是神,不是我们的渴慕。这是神永恒权能性的意旨借着他的眷顾显明了出来。祷告的动因绝非出于人,因为一切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于他,直到永远(罗11﹕36)。在这样的阐解中,我们觉悟了原来不是我们拣选了他而呼求他,乃是他先拣选了我们并提示我们求告他(约15﹕16)。其实信心的种子(semenfides)都是由他而来,是他的恩赐;在我们求告他以先,他已将信心栽植在我们的心灵中,使我们可以因此得着救赎之恩。
  恩慈性的祷告就是当我们来到神宝座前时,我们将自己所察觉到的苦痛、绝境和无能陈明在神的面光中,并谦虚的屈服在神脚前。真诚的祷告并不是基于人的需要,也不本乎人的意旨,它乃是本乎神借着圣灵的运作,将他的旨意显明在人的心中。因此,我们肯定了不再是我的道路、我的意念,而是神的意念与神的道路,这种基于神真道和恩典的祷告才是我们生存的本质。唯有在这种的祷告中,我们才能经历基督十架的救恩,并更新了我们的人性,而这也正是我们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祈求的真义了。
  基督徒的祷告生活应围绕在神恩典中,不应围绕在人的需要和作为中。我们可以苦心祈祷,冗长的祷告,甚至忘形的哀求,但这一切都应是圣灵的工作和催促,而不是出于我们的意愿和渴望。因此,与其以自我中心或自我服役性的心态来祷告,不如回到单纯的祈祷,照着圣灵的感动和指引来祷告。在神恩慈里的祷告并不能在神恩慈上增加什么,我们的祷告不是强逼神作事,更不是催促神成就我们的心愿,乃是渴慕神的同在和恩典。正像一个孩子依偎在母亲身傍,别无其它的目的,只是盼望与母亲在一起,瞻仰母亲的慈祥笑容。
  我们为何需要祷告
  圣经及基督教教义都清楚的教导我们神确知我们的需要。在我们祈求以先他已知道一切。因为神是全在、全知、全能的。他预知一切也预定一切,万事都照他的定旨并在时候满足时得以成就,他的智慧计划是无法测度的。
  所以,不论从神学或逻辑的角度来看,即使我们不祷告,神仍会眷顾我们,并照他的应许供应我们。他的旨意不能拦阻,凡他所定的旨意都必成全。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即使我祷告,神也不会改变他的旨意来迎合我的心愿。神的恩典和怜悯不在乎人的行为,也不在乎人的祈祷。其实,凡人所领受的绝不是因祷告而得的偿报,乃是因神在基督耶稣里的恩惠而得着成全。既然人的祷告不能改变什么,我们的疑问是﹕我们为何需要祷告?或者说祈祷不是多余的吗?
  若是祷告不能改变神的旨意,也不能改变原来必定的事,那么为何圣经总是提示我们,祷告可以成就大事,更可成就超乎想象的异能,并说祈祷是大有功效的(雅5﹕16);也可以挪山填海。(可11﹕23)
  在兴盛神学(prosperitytheology)和成功神学(theologyofsuccess)
的倡导下(虽然这种神学的影响已慢慢消失),我们似乎看到,只要祷告即有成全;随内心的欲望,求得恳切必会得着衷心所祈求的;凭着信心求并信靠神的信实,神必会祝福;在这种神学架构中,祷告可以左右神,它是成功的万能钥匙,它也可以决定成功的程度,更可肯定神伟大的范围。
  这种神学理念很明显的是一种误导,圣经中有关神成就我们祈求的应许只能在神的绝对权能和神在基督里的救恩中被理解。我们应认知圣经中神对人的运作是以「拟人说」的文体中描述。换句话说,当神与人沟通时,他乃以人的理念架构为基础对人说话。「拟人说」诚然是在神怜恤中的一种启蒙性教导工具是神的俯就运作。若无「拟人说」的协助,人就无法领会神无限、超然、广泛的智慧。
  所以,当神启示我们﹕祈求就必赐给你们;情词迫切的祈求必蒙应允等真理时,这都是一种「拟人说」启蒙性的教导。神真的因我们的祷告而改变了他的原旨吗?或是我们的祷告摇动了神进而牵动了神的手去挪山吗?若是我们不祷告,他就闭塞怜悯的心吗?或是因我们迫切的祷告而软化了神的心而善待我们吗?当然都不是,乔布的惊叹应成为我们的提醒﹕「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伯42﹕2),神的旨意和计划是不容干犯的。我们的殷勤、我们的失败、甚至我们的悖逆都不能叫神改道。因为神的原旨、计划不是根据我们的顺服或悖逆,也不根据我们有没有祷告,乃是按照他的主权。从本体上来说,他永不改变,他的主权和恩赐也是不变的。若我们看到改变的影儿,我们应察悟到这不是神改变,而是我们对神旨意的认知改进了
。也就是当我们在祷告中亲近神时,我们体验了神的恩典和怜悯。我们的心思也因着圣灵的运行而向神开启,使我们看到了前所未能看到的,在我们理性的极限中,我们似乎看神改变了,或是我们的祷告或善行改变了神和神的计划,但事实上是神改变了我们生命的方向,让我们预见神不变的旨意和计划并因此欢欣感赞不止。
  其实人的思维常受自然程序和自然体的辖制,逻辑程次和实验性因果的连锁反应也在自然律的假设中弄瞎了我们的慧眼,使我们很难看到神的大能手和巧工。当我们认清人类被囚困在人性中自我的细小世界中时,我们就明白人为什么很容易接受迷信而难以接受神的权能了。人的祷告虽然假设了神的存在,但却忽略了我们对他绝对主权归依性的肯定。为此,神邀请并呼唤我们祷告,他要我们本着他的旨意常常祷告,好叫我的理性、心智可以从我们的「微小」中得释放。祷告开启了我们的心窍慧眼,使我们看到神里面的「绝对可能性」是远超乎自然界的或然率。
  祷告是神为他子民预备的启蒙性工具。因此与其要问说﹕「既然神知道万事,并本着他的旨意差使万事,那为什么我们需要祷告?」
  不如我们应该问﹕「既然神有了完美的旨意和计划,并让万事按神旨意成全,为什么我们还不好好祷告?」当我们有这样的理解时,我们的祷告再也不是一种自然的反射作为,而是对神的平安与神的呼召即刻的响应。在面对神的同在时,我们真诚的校正了生命的方向而不能不祷告。正如呼吸是生命的必须,祈祷也正是生活中信心的必然的行动。我们祷告是因为那位住在我们生命里的神催促我们祷告。并不是自我对神祝福的渴望,乃是对神在基督里的外在和内在呼召的属灵响应,是基督徒渴慕神同在和神旨的实现。在祷告的同时,神的恩典触动了神儿女心中的信心种子(semenfides),将与生俱来的宗教种子(semenreligio)改变成为祷告的种子(semenoratio),我们也因此能对神的作为有成长性的辨识,并欢欢乐乐的在祷告中与神亲近。
  结 论
  总之我们不应当将祷告当作一种利用神的工具,也不能以祷告来强逼神为人作事。因为这是那些巴力、假先知的标记(参王上18﹕26-29)。祷告也不是功德的仓库,贮存着换取神祝福的宝藏随时待用。其实,我们应将祷告单纯的看为我们对神和神恩典的真诚渴慕,使我们因此配得亲近神并有份于他的计划和工作。我们应当将祷告视为我们坦诚的责任性作为,不将它视为求得回报的功德。我们的困境当然会触动我们的宗教欲而求告神,但我们不应本着我们的需要和困境的催逼祷告。相反的,我们乃是因神恩典的应许和催逼而祷告,因为我们是在神的恩慈中情不自禁的祷告。这就是当我们默想神的慈爱,面对他的慈怜时,我们必然浸溺在神的恩惠中而不能不祷告。这种祷告并不是为了求什么,只是单纯的渴慕神和神旨意的成全。因此在这样的祷告中,基督徒必能抗拒世俗的诱惑和试探,在敌视的处境中肯定我们与神的关系,进而在私人或公众中完成祷告的事工。
  我们并不是孤苦的乞儿苦求神的恩赐,我们乃是神可爱的儿女,也在他的怜悯中得了恩宠。所以我们的祷告应从自然性和人为性的祷告型式中得着释放。因为基督徒的祷告,不论个人性或团体性的,都不应单是一种宗教性的礼仪或咒语。只有当我们能认定我们是神的儿女,并能完全屈服在他的旨意中时,我们才能有真正的祷告。并因此坦然无惧的来到他的面前蒙恩惠、得怜恤,作随时的帮助。(来4﹕12)当我们能与神晤面时,我们才能享受祈祷的美好时刻。那时,祈祷不再是祷词的陈述,而是那「上好福份」的良辰选择,是没有人能挪去的时刻。(路10﹕42)让我们能与使徒们一样地,央求主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路11﹕1)



上网时间: 2003-05-22 
来 源: 哲学传染源
共有1032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对上帝必须保持沉默吗?
  • 下篇文章:如果她认识上帝--由一位死于爱滋病的中国女子想起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祈祷神学的再思
    星空下的祈祷
    祈祷的应验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