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心灵小憩>>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 (写在非典的日子里之一) 打印
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 (写在非典的日子里之一)
作者: 寒竹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星期天,早早我就起来了,去参与八点的弥撒。教堂里,门窗敞亮地打开着,微风浮动淡蓝色的窗帘,一屡屡难闻的中草药味儿飘进来。
人,稀稀落落。
读经员脸上蒙着口罩,被过滤的声音,透过层层纱布,显得沉闷、模糊。
都是非典闹的。
做弥撒的神父,没有蒙口罩。琴声依旧,歌声依旧。祭台上下连祷的声音依旧。
弥撒的时候,竟从院内传进来喜鹊那毫不知趣,却着实轻松响亮的“喳喳”声。
弥撒散了。
我沿着梧桐树和柳树夹道的林荫路,心不在焉地往前走,眼光不停地搜寻,挑了一根中意的柳枝,伸手折断,做成一支小小的柳笛,轻轻地吹....
风,东西南北地穿梭在梧桐树枝叶间,坠在枝头耦合色的花儿已经繁茂地开了多日了,空气里浮游着几丝淡淡的香;裙裾似的草坪扇铺成茸茸的一片鲜绿,鹅黄色的迎春花、嫩粉色的蔷薇欢笑似的嫣嫣绽满了枝条。
大道上的行人,大多数脸孔上蒙着口罩,匆匆的,不知要去忙些什么。
一个一颠一颠挑着茶担的惠安女,行色忧匆,与我擦肩而过。
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遛着鸟,鸟笼没罩蓝布,一对白玉一样的鸟儿展着嘹亮的歌喉,洁白的羽毛在阳光里闪着柔和的光泽。
一只麋鹿崽儿似的小狗跳跃着从我身后窜了过去,浑身短亮的红褐色光滑的毛儿,颈脖上没有项圈和绳索。它的女主人和另外一个牵白色长毛儿狗的女人边走边说:
“什么都涨价了!连方便面都被抢空了!”
“是啊,这‘非典’,简直让人没活路了。”
“所有学校都放长假了。”
“已经好多北京人来这里躲避了,昨天就看见在我们小区买房的,北京海淀区的那两口子出来散步,这不是散布病毒吗?真没办法。”
....
 魔术般的病毒,不知从何时何地悄悄衍生,忽然间冒了出来,这个世界忽然惨淡得象濒临世界末日一样,霎时人心惶惶,焦恐不安,谁还有暇顾及眼前的春光?而这春日一切美好缤纷的色彩仍竟自芬芳....
面临临头的“非典”高峰期,我心里一时生出许多杂乱的念头。
“这真是个多灾多祸的世界。我的生命,如果这么就被那样不可预测的死亡召唤,我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当我的天主让死亡来再次清晰地召唤我的时候,我索性连行囊都不用背,一身青芸衣,白霓裳随之飘然而去,只是抛下许多打算继续做下去的事情和很多梦想。呵,想想我此生虽短却也一无憾事,即使我的朋友们很快就将我忘掉...”
“无论怎样,生之快乐与苦恼,我已品尝。在我年少时,病魔曾先夺去挚爱我的朋友的生命,继而又夺去最爱我的父亲的生命,我曾在寂寂无人的夜里,深深恸哭,痛哭死亡和生命,痛哭快乐和悲伤,痛哭无常,痛哭我所不堪忍受失去的爱。而一切似乎总在失去后获得更新,正像经过阴郁漫长的冬日后的烂漫的繁花。”
“从小我就爱生病,几乎踏破了医院的大门,死亡曾亲昵地吻过我的面颊和我的手,然后又将我依依不舍地送还这个我并不太留恋的世界。我与生俱来的就对医院和大夫生不出一丝好感。自从失去亲人,就更惧怕医院。一看见穿白衣裳的大夫就令我肃然起敬,时不时想起尼科克莱斯说的,‘一个人杀了那么多的人,还逍遥法外,哪能不叫人肃然起敬。’他们都精通那种莫名其妙的书法,面对他们的医术,病人总觉得神秘和高深。记得伊索曾风趣地说了这么个故事:医生问一名病人,医生给他开的药效过如何,病人说,我出了很多汗。医生回答,这好。又一次,医生问他后来身体怎样,病人说,我全身发冷,抖得厉害。医生接着说,那好。第三次医生又问他身体好不好,他说,他觉得全身浮肿,像得了水肿病。医生还是这样说,这下子可好了。这人说,好是好,我就会死在这个好上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很多年后,我的闺中好友却做了医生。我那次被手术的时候,她正读医学院还没毕业,那天探望我的时候,哀哀地看着我,打趣地说,你可受苦了,可惜我帮不上忙。我软弱地白了她一眼,下次吧,等你毕业了再说吧。后来她毕业在一家医院做了外科大夫,每当我在她的监护之下打点滴的时候,她就嫣嫣地说,记住,以后不要再说大夫的坏话啦。我只是无奈地笑。如今,她竟正在要命的非典的灾区--北京进修学习,临行前,还跟我喜形于色地道别。昨天,我打电话给她,她说,想回来,但目前回不了,说她很她眼下平安....我除了祈祷她平安无事了,还有什么办法呢!”
“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留下的,是我们面对‘非典’事件强烈冲击所积累的很多经验和被调节后得到一个新的平衡的日子。”
“这场风暴已经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
“没有什么是不可思议的,只是现在我们还不能明白它的起因....”
 小小的柳笛在我的口中,发出的声音很单调,却足矣吸引从我身边走过人,东张西望地一心想找到声音的来源。而此时,我却感到唇边的一丝丝苦味儿。抛却了柳笛的时候,抛去许多杂乱的念头,长长的林荫路也已走到了尽头。
 离家门口更近了。
 楼前那一排高大的梧桐树,在风中婆娑着枝叶繁花.....
 家里,依然温馨如常.....


上网时间: 2003-05-12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19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当灾难袭来时
  • 下篇文章:SARS, 黑色的郁结 (写在非典日子里之二)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关于“非典”的一些不同看法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SARS, 黑色的郁结 (写在非典日子里之二)
    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 (写在非典的日子里之一)
    当灾难袭来时
    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非典型复活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