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文化艺术>>诗性空间>>关于苦难 (长诗) 打印
关于苦难 (长诗)
作者: 施玮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 (一)

是谁把我置于这地上?
让我存活七八十年只为土中刨食?
是谁把我置于纷乱的世间?
让我终身挣扎,捆缚自己?
是谁让苦难漫溢人间
却令心灵向往平安?

我在波涛中被冲击、被索求
顾不上喘息,顾不上思想
这波涛与我何益?
若有一个至高的神
为何不伸手将它平息?

我在罪恶中沉陷、腐烂
张口便是谎言
行动便有劣迹
这样的生活已成习惯
我不敢相信──
纯正仍有可能

我怀疑──
人类是否生于美善?
是世界污染我
还是我污染世界?
战争令我惊恐,血腥却引发狂欲
金钱索求我的生命
生存逼迫我出卖身心

这恶涛──如此猛烈
难道我能独自站立?
这逼迫──巨山压顶
难道我该为挺立而粉碎?
我能从哪里支取力量?
有谁向我解释苦难的意义?

看那!我们的生命伏于尘土
我们的肚腹紧贴地面
我们都象叶子渐渐枯干
罪孽好象风
把我们四处吹刮
谁能够抓住我?
谁能够坚固我?
去哪里寻找一块房角基石
做我生命之舟的压舱

所有的人都如地狱中的孤魂
被吹刮着──四处飘荡
阴风呼嚎 永无定所
转瞬即逝 孤立无援
我向谁去呼求?
谁能在这一切之上站立?

我没有枪也没有盾
谁把我赤裸地抛在这里?
灾难与罪恶四处蹲伏
苦难是它们呼出的鼻息
我时时被饿狮的眼光所惊吓
能够向哪里去躲藏?
那个扔下我的啊
为何掩面?为何不观看?

常问自己能够承担多少
也曾试着做那恶势的帮凶
但谁的声音
在心中严正责备?
谁让阳光
  做我灵魂的镜子?
我在善与恶之间不得安宁
苦难是那淹渍我的卤水

生命早已不再新鲜活泼
呼息也无清香
我被压碎在泥尘中
以苦难做卧榻
翅膀已经折断
心灵已经麻木
生我的神──
你还有何期望?

我瞎着眼
被苦难抛跌
残伤的四肢放弃自己
我的哀鸣
不能远远传递
在土中蠕动受黑暗阻挡
我的梦想
是浪尖的闪光
片刻的喜乐加倍的忧伤

这世界还要逼迫我多久?
这生命还要索求我多时?
我的年岁──
谁替我数算?
我的悲苦──
谁替我称量?
谁拿得出答案安慰我?
谁能以光明偿付我?

(二)


我的心何其忧伤!

我被自己的郁闷
窒息
张大口呼喊──
却没有声音
不能向天举手
不能向前迈步
我的忧伤捆缚我
等在死地

我的心何其沉重!

充满了淤泥与污垢
我──被我心中的罪
谋害!
七窍堵塞得不到空气
这颗沉重的心啊
拖着我──
坠向死亡的海底

我的心何其空虚!

四面呼求没有回应
终日吞食
尽都是虚无
我在饥饿中
枯干──
愤怒──
被风翻飞
如折断的芦苇

我的脚步何其摇晃

满世界蹒跚──
寻一块
安息地
双脚所踏
尽都是异地他乡
茫茫大地
哪一方薄土能
属我?
葬我?

我的死期总是遥不可及
一生的追求却早早死去
徒然地
翻阅生命的日历
往昔将来留不下任何痕迹

生命的意义
究竟在哪里?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坐看心中的圣殿
废弃塌倾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苦苦的思索并寻觅
只让我更清楚人的无处归依

生存的价值在哪里?

当外面的饰衣层层被剥去
当脚下的台阶
──夷为平地
当附加的档案遭火吞没
面对自己的贫乏
面对自己的苍白
骄傲与自尊都瞬息崩溃

我的忧伤是大水
冲没了一切
却冲不走我自己──
我是洪荒后的一根枯枝
却没有鸟
将生命栖上枝头
我被心中的责问凌辱
因羞愧而向命运檄械

哦──苦难啊
你从我心中喷涌而出
完全地浸透,让我无一处干爽
哦──苦难啊
你从四周向我围困
严密浓稠,令我无隙可遁

我拿什么──
来抵挡你?
我拿什么──
  来清洗你?

面对自己如同面对苦难
面对心灵如同面对黑暗

在自己灵魂的景象前
我瘫软如泥
被心中的恶追逐逃窜
我渴望粉碎被分散到四极
使我不再面对自己
不再为这丑陋的生命
负担责任

挣扎中──
我一日比一日更想放弃自己
自省时──
我一刻比一刻更加绝望
我呼求一位公正的法官
来判我死刑
不求新的开始只求永远结束

因着对自己的憎恶
我叛逆生命
因着对罪恶的软弱
我叛逆真理
因着对归途的绝望
我叛逆道路

谁给我拯救啊!
谁替我换一颗心?换一个生命?


 (三)


我们叛逆一切却不叛逆苦难
甚至把苦难
当做罪的遮羞布
生命如苔藓
在故宫的阴影中
存活并繁殖──阴湿平凡
以不奢望来拒绝阳光

谁是智慧人,可以明白这事
可以明白尝的苦水从何而来?
我们的罪性
从何而来?
为何愚昧污秽自心中漫溢?
为何我们毁坏时光
毁坏自然?

我们的历史是虚空的历史
是权力的交替
是罪恶的繁衍
我们的时光是平庸的时光
是尸体的叠加
是虚伪的谎言

历史,被人性的贪欲所吞没
回头望去
只看到腐尸
只闻到除臭的香气
这劣质的香料以谎言制成
我们宁愿存活在自欺中
却不去面对
不去清理

我遥望那祭坛上的皇帝
渴望体察
他心中对天的战兢
却看见祭坛的石块
正一块块──
被运往边关
巍峨了长城;祭坛夷为平地

我倾听战鼓与号角
看英雄豪杰
为人的王战死沙场
我在长歌短行中
壮怀而泣
叹仁人志士
为人的国忧愤弃命
但历史无情 功绩如烟
转回头,怎评那值与不值?

王座叠映 明暗难分
星月依旧 疆界迁移
谁能以死守住寸地?
人与地──
地与国──
国与人──
嗳,谁能明白它们的关联
谁能把故人故世评论?

苦难不在于苦难的经历
而在于那经历的徒然
苦难不在于那啼血弃命的人
而在于茫然无寻的我们
历史的虚妄产生苦难
历史的苦难产生虚妄

我从虚空中
与苦难一同被生出
回身扑去,摸不到任何真实
一代代的奋战
一代代的智虑
让我们离神愈远
 离初态愈远
也令人类彼此分离孤立

漫长的时光啊
你如空洞 你如沼泽
美丑你都一口吞下
平庸与壮烈你都一手抹平
苦难──
雾遮了人类的归途

向往那初时的
美好与丰足
纯净的光
却难抵达此时此地
憎恶一切的劳碌苦斗
它在日光下──
毫无用处
只以贫瘠回报汗水

这地已被咒诅
这人已被咒诅
这劳苦已被咒诅
生命──
是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历史──
在荆棘的地上演义
我们的苦难自始至终
永死的火湖是历史的句点

 (四)


我们在世上生活
从东到西──
到处燃着欲望的火
金钱、血腥、肉欲──充塞视野
我们被一股股的洪流
席卷淹没
浮起来喘息的时刻
越来越少

我们在地上饮食
从冬到夏──
时时被灾难惊吓
干旱、洪涝、虫灾以及那不知名的
都需我们时时面对并付出
播种却难问收获
我们的安息生养在哪里

我们的年岁命定
你说转瞬却漫长难耐
你求长寿
却是弹指灰飞烟灭
或谨慎苦度、或放纵浑噩
成功与失败都转眼成空

你笑我──
我笑你──
夜深时笑自己?!
不知起源不知归踪
公正良善全无定论

苦读求知
问题却堆积如山
狂饮滥食
反添了饥饿蚀心

我的身体
就这么无奈地被囚于地球
心却常常怀着渴慕
奔向太空
在浩翰的宇宙中游寻
问──
是否有万物的主宰?

时而接近极至的寒冷
时而接近灼白的火烟
在乳黄的雾中穿行
在黑蓝的空中停立
问是否有灵
在我身旁──

你是与我一样的探访者
还是这苍茫中的住户
你神密的门向哪里开
你的言语是否有波的蹁跹
你是否能回答我的问题
是否有另一种饮食
供给我

我渺小若灰尘
我的问号
却多过地上的草
我靠地粮活着
我的灵
却渴慕天上的粮
我相信宇宙中有你们存在
但为什么──
你们的门不向我开?
也无言语答应我

是你们家中无那满足我的灵粮
还是我的问号
如沙尘堵住了门
我看地球渺小人生短暂
万事万物如一缕随风的雾烟
但谁能让我面对真正的伟大?
又有谁能告诉我
什么是永恒?

上天入地 啼血寻觅
我的呼问
狂风般席卷
吹灭了
人间天上所有的声音

孤独地
坐在劫后的寂静中
面对悲哀更面对萎缩
此时──
却有光从天外射入
此时──
却有答应自宇宙之外降临

我就是道路
我就是真理
我就是生命
从亘古到永恒,我是神
是你的创造者
 供给者
 答应者


(五)


你就是道路
你就是真理
你就是生命
我在死地向你呼求,你可曾听见?
既然我必归于尘土
你为何又要在母腹中将我塑捏?
我因着顽逆必背向你
你又为何给我这选择的权利?

神呵,你在高处站着
你在远处静观
你从根本上摇撼我
令我不能有片刻的安逸
求你把眼光离开我吧!
我不怕身在罪中
只求──得喘息

为何你不把怀我胎的门关闭?
又不将患难对我隐藏?
我终日面对患难战兢恐惧
你为何没有给我预备勇敢的心?
我注定要跌在地上粉碎
你又为何要安置那接受我的膝?
我命定被饥饿催逼终生
你又为何让我品尝哺养的奶?

地啊,处处向我长出荆棘
地啊,它时时要吞没我
神──
你让我管理世上万物
为何我却是万物中的最弱?

你知道我的劳苦
为何却眼看着我一无收获?
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吗?
能忍受你咒诅的责打?
我的心灵
岂是无知无觉的岩石?
能经受你的沉默?

你给我白昼又给我黑夜
为何白昼
我行走却无力量?
为何黑夜
我的床也不安慰我?
你说给了我你的形式
为何我常常受伤?
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我的苦难从不被解释
我的屋、我的榻都充满惊吓
一生的光阴窄若手掌
卑微的存活岂能满足你?
你使我的根枯干
又剪除了上面美丽的枝
却为何不肯让我躺倒在土里?

你亲手造了人
为何
让人如虫存活、如蛆劳作?
恶人的灯未能熄灭
患难中却常见义者的泪眼
天赋的自由尊严在哪里?
你公正审判的手在哪里?

人既已离了你
你又为何再来将他们寻回?
你既要将我们寻回
又为何不斩断始祖离去的路?
为何将我们放逐在地上
又为我们保留天上的坐席?

你若是我的神啊
就来回答我!
你若让我存活着
就该来开我的眼目!
我不能被自己的瞎眼困着
让日子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我被世界追逼、压碎
难道你定要我
如糠秕遭风刮散?
我被大地弃绝、抛出
难道你喜爱
我饥饿中的呻吟?

若你是道路
就用这道路劈开我四面的围困
若你是真理
就让这真理照亮这黑暗的全地
若你是生命
就让我经历生命的真实与火热

(六)


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
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愁烦与忧伤从脚下的地中长出
刺痛并羁绊我
智慧因缺了信而成为愚妄

我是谁呢?
我是那个选择离弃丰满的人
我是谁呢?
我是那个选择离开甘甜的人
因着心中的背逆弃绝完全的美善
离开神的乐园 飘流四地

我受咒诅因着选择了咒诅
它跟随我遍布全地
祸患原不是从土中出来
患难也不是从地里发生
这全地都是因着人而败坏
长出荆棘蒺藜与人争战
我们相互争战,与天地争战
心中的恶嗜血成性

苦难啊,你从人的本性上滋生
并溢出来──
污染全地 淹没人类
咒诅啊,你从人的智慧中滋生
没有了对神的认识
那儿便成了撒旦的温床

人的尊严
被惊恐──驱逐若风
罪恶如猛狮般
在身后跃踊
我们在旷野荒地
飘流逃避
寻不见可住的城邑

我们的苦难就是这无所归依
我们的饥饿就是这无所归依

造我的神啊!
你还要等我到几时呢?
天上的家园啊!
你还要等我到几时呢?

火蛇在众人间噬咬
恶狮遍地寻游吞吃
耶和华已在苦难中举起
人类的救主
我们不看你还要到几时?
我们在罪中、在苦难中
昏沉还要到几时?
我们拒绝救赎还要到几时?

耶稣──人类的救主
你洁净我们的血早已流出
我们舍不得这身污垢
还要到几时?
你用十架上圣洁的自己
搭设了神人通道
我们在路口犹豫还要到几时?
选择 再次放到面前
今天的人啊是否仍要选择苦难?

“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
我伸手,无人理会;”

父神啊!
你因着爱
因着你独生儿子的血
已不再向
罪中的我们掩面
我们却因着罪
──向你掩面
你赐下洁净遮盖的宝血
我们却因着不信而不敢使用
我们负担着这罪──
还要到几时?

我们因人的智慧
而拒绝神的智慧
人类从你处偷来了
这对智慧的眼眸
神啊,你却是这眼眸中的生命
我们弃绝了生命的神
弃绝了光明本身
我们的智慧,便成了瞎眼人的眸子

我们被这没有生命的眸子欺骗
狂妄地判定黑暗的虚无就是一切
我们不相信一切末见的事物
却不曾怀疑
这眸子是无用的饰物
我们因得着了智慧就弃了你
却不知弃了你
就是弃了智慧

我们弃绝智慧成了愚顽的人
拒绝接受你所有的恩赐
苦难把我们紧紧抓住
你却在苦难中向我们
──发出言语──
以天国家园的景象救拨我
在颤栗的我面前
向我站立

我在苦难中向你呼求啊
让我不再惧怕你的责备
我愿在你的责备中
──转回!
愿你的咒诅变为祝福的秋雨
流泪谷也是泉源谷
诅咒的也是祝福的
我们的神啊
愿你膏我的唇
愿有甜蜜的歌声飞出
做我的双翼 飞离苦难






 (七)


我从苦难中脱出、飞升
不靠自己的挣扎与修炼
只把最软弱的自己
放在神怀里
被天父抱到乌云的上面

不看外面的纷争
只看里面的平安
我主的救恩已成就
让我们畅饮这救恩的泉源

看那!看那!耶稣被举起
我们的救赎主被举起
如同旷野中举起的铜蛇
看他的人便得医治、存活
他受捆绑
只为了我们脱出捆绑
他担了人类所有的罪
举起的十架是我们的赦令

仰望他吧!
因着仰望便与我们的救主相连
枷锁碎落、苦毒洗净
因信得救的人啊
你要感谢这地上的苦难
它让你向天呼求
这呼求已蒙父神垂怜

今世已是拯救的时代
聋子必听见这书上的话
瞎眼必从黑暗里得看见
我因着贫困而得你的丰盛
因着苦毒
而得尝你的甘甜

你在净光的高处开江河
在谷中开泉源
使沙漠变水池
你让哑吧歌唱
使瘸子跳跃象鹿
只为了叫人
看见──!
知道──!
思想──!
明白──!
这是耶和华的手所作的
这是父神的爱所成就的

哦!我是谁?
你竟不忍看我在苦难的坑中
哦!我不就是那个
 叛负你的人吗?
你竟叫着我的名字
把我从地极领来,从地角召来
走那清洁人才得走的圣路

你对那被捆绑的人说
──出来吧!
你对那在黑暗的人说
──显露吧!
你对我这污秽的人说
──清洁吧!
我便欢欢喜喜地跟上你
过水──过火──
水不能漫过我,火也不着我身
我在水中火里歌唱
歌唱你的名
因为这名救了我

这是救恩的时代啊
耶和华已在万国前露出圣臂
赎金早已付清
罪──我们不再属你
神为着自己的名
从苦难的炉中
拣选了你,拣选了我
我们便因此从苦难中大有所得

我们的罪都被他抛到身后
疲乏的,他赐能力
软弱的,他赐力量
我们如鹰展翅上腾
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我们被神从世界赎出
歌唱着去往锡安


(八)


我歌唱苦难
因着前面的苦难欢欣雀跃
我在苦难中与神贴近
藉着苦难回到他身边
领受那生命的给养

感谢我的天父
让周遭都已黑尽
让我转望家园的灯光
让我从世界走回
安息在他的丰盛里

诸天都在歌唱
耶和华铺张穹苍
这光辉的幔子遮庇我
他的手又亲自来雕琢

我是多么贫贱的劣石
你却决意要琢我为宝器
我的不配
虽让我战兢恐惧
却祈愿──
这雕琢继续──再继续──

我的父啊
让我在疼痛中领受你吧
因着这疼痛
便确知你的工
确信父神的手不曾放弃我
便有喜乐的盼望满心

凡从神的就胜过世界
使我们胜了世界的是信心
在苦难的炼炉中
我们的信心金子般闪光
炼去一切污垢杂质
以纯银的心志归依神

我的神啊
感谢你在流泪谷等我
使我承沐你的秋雨之福
我的神啊
赞美你在干渴地等我
让我喝着你生命的活水

从此苦难成了我养息之地
不幸做了我灵的鉴镜

感谢苦难
让我的四肢软弱
我以婴儿的仰赖联结你
赞美苦难
让我的心志疲乏
得以忘却世界
单单看你!

我的父神以爱围抱我
经他过滤的苦难是膏我的油
那馨香──滋养我的灵
令我筋脉强健,充满并坚实
我在这苦难中沉到基底
双脚得力冲奔天路

我以苦难与父神联结
他在苦难中向我显现
我以苦难鉴查心灵
忏悔中被他亲手抚起
我以苦难体贴他心
他的大爱是力量之源

让我们歌唱苦难吧
它使我们得着永远的平安
让我们迎接苦难吧
它带我们得见父神荣光
让我们赞美苦难吧
它让我们美丽地进入永生


 1999-7-24
 写于阿尔伯克基



上网时间: 2003-05-04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4536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天国 (长诗)
  • 下篇文章:历史与女子(组诗)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关于苦难 (长诗)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