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思想评论>>社会评论>>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打印
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作者: 胡金荣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我看不见耶稣──教会:歧视的参与者
  记得在非典型肺炎发生后第一个主日,我如常参与教会崇拜。当椅背还未暖烘,身旁的弟兄已经用不友善的口吻向我说:「你是否在威院工作,你会否传染我?」带着纳闷的心情敬拜是不好受的。幸好,有一个紧急的传呼在崇拜前送到,使我有「借口」避免带着与弟兄不和的关系去敬拜上主。
  但是,对疾病和病人的恐惧和排斥,就像福音在世纪初快速地扩散:被列为不受欢迎人士,先是韦尔斯的医护人员,然后是整个医护界,跟着是沙田区的居民,然后是淘大花园的住客。无论在电台或新闻组,你均听到市民大众咬牙切齿要求将他们放逐隔离的声音。最不幸的是,连《时代论坛》的网上投票,大部份人士对那些怀疑受感染应否被勤止参加聚会持支持立场,被一无名氏一针见血指为「教会歧视人又一罪证」。
  在此时期自保可能情有可原,但当中所使用的话语、姿势、态度,背后所隐含着的拒绝、批评……对一群已经不幸的人却是更多一重的打击。
  耶稣昔日接纳被歧视的人、拥抱因疾病、社会阶层、犯罪而被遗弃的人。我无意鼓励大家要立即闯进医院去与每一个病人拥抱亲嘴,但当我们宣扬基督教是一个爱与接纳的宗教时,却在这些小事上暴露出我们虚伪、冷漠、只求自保的属世价值;我们在风平浪静的日子说要得着人心、得着城市,但在这件事件上,教会是否给别人一个感觉──「不外如是」呢

我看不见耶稣──教会:迷信的参与者
  无论是多么专业、多么密封的口罩,也掩盖不了内心的恐惧。恐惧所带来的是对真相知识的漠视,对甜言歪理的欢迎,并反智思维的盛行。
  这数星期,教会内不少人均询问我益力多是否可以预防肺炎,他们均收到网上流言指该饮料含「二硫甲苯」有助抗肺炎,虽然教会内不少肢体均受高等教育,但他们却对这传言深信不疑。另一方面,会众带着很多市面上昂贵而上不合规格的口罩,当我作出提醒时却被教会导师斥责为散播谣言制造恐慌(因为每个人都带错了),看来,香港已经成为一个「二流夹笨」的城市。
  但真正的迷信和反智,出自一封自称威院的医护信徒发出公开信,该信件批评何志平在年初二参与车公庙的求签,使上帝降瘟疫于沙田区。平时对时事漠不关心的香港信徒,遇到灾难时却喜欢对一切事情穿凿附会作出解释。(该信件更误指何为「议员」而非「局长」,更可反映该文作者对时事的认知不足)有教牧更简单化地将肺炎事件归咎于「掌权者离开真神,归向偶像迷信」。教会那份自义的骄傲、那份反智的气氛、那份与苦痛世界完全抽离的情怀、那份诿过于人而无视己责的文化,使我在大小不同的祈祷会中均无法说「阿门」。
  虽有龚博士和邓博士的圣经教导,专业人士的讲解和提醒,大家仍对这种简单二分的看法乐此不疲。耶稣面对一个反智和迷信的群体,祂又岂可不落泪?

我看见耶稣──天使的面容在未信者身上
  在医学生宿舍内一个基督徒召集的肺炎简介并祈祷会,一班同学正在分享,但我的眼目,却定睛在一个同学──阿邦身上。阿邦不是基督徒,祈祷当然对他来说不是味儿,但他在祈祷会上作了一项参与,媲美其它信徒所作的祈祷。
  为了要让活动室的同学透过电话和扩音器和病房的同学联络,阿邦自告奋勇担当工程师。这可不是容易的事,需要走出宿舍外,接驳超过六米长的线路,但那同学却是默默地走出走入,一心一意为了将宿舍和病房的同学连成一线。
  一小时后,线路接通了,在病房的同学也联络得上了,透过扩音器,宿舍的同学可以和病房患病的同学直接对话,以表关怀。此时此刻,阿邦默默站在一旁,在他的身上,我好像好见了天使。

我看见耶稣──小子和星语祝愿
  惶恐的气氛在校园不断扩散,当一个又一个医学生病到的时候,引发校园内恐慌的气氛,每人生怕身边的同学或自己的宿友是带菌者,校园内充满了怒火怨气,不少人都觉得医学生会「陀衰家」连累他们,又有不少人要求校方停课。整个校园变得毫不理性,满有火药味。可是,多个基督徒群体在当中,不发一言,校园好像缺乏了爱和关怀的声音。
  小文,一个一年级平平凡凡的女医学生,就是出于一份感动,主动邀请联络中大医学院的学生会和中大团契,在中大校园举办一项名为「星愿视语」的活动,一个上午,两个下午,一共收只到超过二千粒爱心星星和祝愿语句,分别交给病友和医护人员。这可能是数年来校园中最成功最多人响应的行动!病房内不少和肺炎搏斗的病友因此而得到正面鼓励。被隔离的日子是何等孤单和悲凉,星星就像上主的手抚摸他们的心灵。这不是出于甚么团体或机构的行动策略,而是一个小信徒因着爱心面对上主所发出的实际响应。惟有走出教会安舒的四面墙,福音才有真实意义。

你看见甚么呢?
  感谢上主,在这狂风暴雨的日子,上主仍会藉一些小民百姓甚或未信朋友去彰显祂的爱和关怀。教会在平静的日子高调高举上主是爱,但在风急浪高时所作的小动作,又会给旁人甚么观感呢……
(作者为中大医学生毕业班同学,中大团契团友,前医学院院会干事。)



上网时间: 2003-05-01 
来 源: 时代论坛
共有429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非典型复活
  • 下篇文章:玛利-琼斯与联合圣经公会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关于“非典”的一些不同看法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SARS, 黑色的郁结 (写在非典日子里之二)
    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 (写在非典的日子里之一)
    当灾难袭来时
    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非典型复活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