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生命见证>>苦难记忆>>非典型复活 打印
非典型复活
作者: 甄敏宜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采访:甄敏宜 罗民威 蔡圣龙
  受难和复活,从前可能只是一些宗教的术语。但对今天经历过肺炎肆虐的港人而言,出死入生,变成了活生生的生活体验。
  面对不可知的生死关头,人人的领受和响应都会不同。今期我们找来三位信徒,与我们分享他们的「非典型复活」经验。
谢耀扬──「复活是生命的改变」
  中国基督徒传道会中心堂传道人谢耀扬早前因到韦尔斯医院探病而感染非典型肺炎,在留院逾两星期期间,曾一度发高烧至一百○四度,需转到深切治疗部约一星期。病发期间,他经常感到呼吸困难,一天肚泻四、五次,很辛苦,做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很大气力,「每一次都像死去活来般。」
  逗留在深切治疗部期间,谢耀扬更不时经历一些突然爆发的片段,惊恐万分──半夜突然听到病友快要断气的呼吸声;护士突然冲进来替病友插喉;一群人紧张兮兮的跑来进行急救;突然有人过身被推出病房……「整间房的气氛好得人惊!」看到这病的威力,谢耀扬心知不妙,也感到自己一只脚已踏进了人生的尽头,还向哥哥交带身后事。
  他坦言在患病时虽然有祈祷,但不是所有时间都感到平安,总有些时候始终被当时的身体状况及气氛主导了自己的思想和感受;祷告时,他也有祈求神会医治他,但心底也知道医治的主权在于神。
  信仰在身处危机时未能完全发挥作用,身为传道人的他份外感到无奈和矛盾。
  不过现在回想这事情时,他对生命有多一个看法,就是生命不单是生死的问题,而是这经历能装备他的生命去服侍人,成为别人的祝福。他说这经验就像耶稣道成肉身经历苦难后,真的了解到受苦者的感受,这对他日后牧养有很大帮助,会较懂得如何牧养有需要的人。
  在医院逐渐康复期间,有一天他坐在床上思想到复活节将至,脑海中浮现耶稣叫拉撒路复活的故事,令他有点身同感受,「整个生命像更新了,生命的改变就是复活。」他说这事令他在亲情上、性格上等多方面的看法都改变了。
  在电视访问片段中,看到谢传道的妹妹对他无微不至,心想他们感情一定要好,怎料原来他俩感情一向不太亲密,两人读神学时不但没有一起的去切磋,后来在同一教会事奉及讨论事工时更「一并处理」两人在童年时的一些恩怨。不过经过这之事件,谢传道对亲情看重了,记得那天在深切治疗部执着妹妹的手流泪时,那种温暖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寒冬中的甘露。「我觉得她日夜为我奔波很好辛苦……以前我没有很温柔的关心过她……现在我们很close,很亲密。」
  牧会五、六年,即将在六月按牧的他在未患病前曾雄心壮志,一心计划着在当了牧师后可如何发挥自己,「那时我自恃自己年轻,以为还有二十年发挥,但突然来的冲击是很大的对比,你有多少雄图大计都可在剎那间失去。」他深信这次事件非偶然,而是神操练他、深化他日后的牧养事工。

杨应欢──「唯独投靠上帝」
  三月初,在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当实习医生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半,杨应欢正在病房针药和搵工面试之间劳碌奔波。这年头读医科的都要为前路筹措张罗,一场疫症却彻底打乱了这一切。 
  在隔离病房里,杨应欢和其它病友一样病情大起大跌,隔离病房亦愈见寂静低沉。发高热、咳嗽、呕吐、气促、极度疲惫、萎靡昏厥,就是聊天也没有力气,只能躺在床上。而每一天的搏斗却是漫无目的:是甚么病?病原体是甚么?甚么药有效?有护士私下问杨应欢:「我们还有没有办法?」
  自己身为医护人员,眼见同僚频频转药转剂量,杨应欢心知人人都一筹莫展。她说,生命实在从不曾如此这般的无所依靠。病友之中,没有信主的固然替人替己愤愤不平;邻床的信主病友,收到教友送来三盒乔布记讲道录音,勉强听了一盒,还是听不下去。数十病人共处一室,却相对无言。每次有同僚病重要送往深切治疗部,病房总会响起哭声和诘难,心里也浮起一个严肃的问号:「还有很多事情未做,家人还未信主,远方又说要开战……还有没有另一个可作工的白昼?」此时此境,一些普通的经文,像「在干涸无水疲乏之地要渴想神」、「神要抹去人的眼泪」,都可以令杨应欢感触万分。
  这时,请缨到病房工作的基督徒护士林彩屏,得知杨应欢是信徒,跟她说了一句:「耶和华是妳的保守,不必担心。」眼见林彩屏天天抽空跟病人聊天谈道,又知道医院外很多人在代祷,杨应欢感受到从信仰而来的力量,「唯独投靠上帝」。
  有一天,医学院的沈祖尧教授踏进病房,细心讲解如何因应众同僚的病情,试用类固醇和一只特效药,大家还是担心。「万一特效药试错了,类固醇却压抑了免疫系统,那可怎么办?」结果总算守得云开,而杨应欢亦成为第二批出院的病人。
  这场病令杨应欢重新肯定:死亡,不是随之而来的大堆医务文牍;而生命,亦不应只是求一份好工,营营役役。「熬得过这场病,上帝有甚么计划在我身上成就?」重投实习和求职的生涯,杨应欢心里多了一个问号,也多了一个方向。
 
孙耀雄──脱离险地的「出死入生」
  一度贴近死亡而最终痊愈,当然称得上是「出死入生」;但能够脱离危险之地而寻获平安,也是另一种「出死入生」。于牛头角浸信会聚会的孙耀雄,与太太及两岁女儿居于淘大花园E座,前几周便有这种经历。
  三月廿六日放工时间,孙耀雄的太太来电告诉他,有十多位同楼住客感染了非典型肺炎,当时他安慰太太,叫她不用紧张。但,其后两天邻居的感染人数不断增加,他在廿八日晚向神祷告,祷告后他便平静地向太太提议搬走:「太太也奇怪我为何突然『转呔』,但我也解释不了原因。」翌日早上他们全家便搬到太太母亲空置的旧楼暂住。期间他们自我隔离,除了下楼买必须品和饭菜外,便没有离开寓所。
  「今天没事,明天又如何?明天没事,后天又如何?」孙耀雄坦言那段日子的心情十分忐忑,每天起床纵然看见自己和家人仍然健康,但都未敢释怀;纵然明白要依靠神,但心中仍有忧虑。「每天都问自己:『我们会否有事?』」
  不过,在「自我隔离」的不安经验中,孙耀雄仍看见感恩之处:「单是能找到地方容纳我们全家便已很值得感恩!」而朋友们的来电问候,亦令他十分欣慰,他感谢朋友并没有「歧视」他们这个家庭:「我认识一位同样住在淘大的朋友,他得知疫情后便搬回父母家中居住,岂料有朋友竟责备他『连累父母』──其实我们也是普通人,我们也会害怕、我们也需要别人关心!」而孙耀雄那位同是基督徒的老板,在事件中亦十分体谅,主动让他放假,使他可以安心隔离休息。
  「最重要的是我和女儿的感情大大增进了!」这十多天里,他每天都在家与女儿玩耍,孙耀雄表示这实在是平日没可能做的事,所以非常珍惜这一段与女儿朝夕相对的日子。另外,他亦趁这段多出来的时间勤读圣经,使他觉得自己与神、与家人的关系都增进了。
  而在自我隔离的期间,他亦曾联络卫生署,但就像电台烽烟节目也提及:「联络和不联络也分别不大!」因为有关职员只要求他们吃指定药物,但问到药性和副作用,却解答不了。「另有一点奇怪的是,我们也曾留下电话给卫生署,但卫生署却说联络不上我们,最后要劳动警方才联络得上。奇怪的是,警方也是打同一个电话吧了!实在令我们啼笑皆非。」
  教会在事件中亦发起代祷行动,并致电关心。孙耀雄坦言,自己作为第一身的受影响者,十分体会到人在最无助、最忧愁、最软弱的时候,最需要的其实就是别人真诚的关心和支持:「其它一切都是后话!」
  经过这两星期的历练,孙耀雄自言已有多一分信心:「即使不是在淘大花园,我们走在街上也有感染的危险。但无论发生甚么事,我相信上帝总会看顾。」
(《时代论坛》第八一六期,二OO三年四月廿日)
 



上网时间: 2003-05-01 
来 源: 《时代论坛》
共有456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瘟疫里的教会故事
  • 下篇文章: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关于“非典”的一些不同看法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SARS, 黑色的郁结 (写在非典日子里之二)
    这一生是否显得太短暂了? (写在非典的日子里之一)
    当灾难袭来时
    肺炎中你看到耶稣吗?
    非典型复活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