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门 | 分类文库 | 分类书库 | 圣经典藏 | 精典图库 | 音乐收藏 | 在线贺卡 | 在线影院 | 检索中心 | 联盟论坛 | 访客留言
   信仰史话>>中华教会>>福音与中华(六):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 打印
福音与中华(六):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
作者: 杨爱程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    


 
  马礼逊来华
  马礼逊是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位赴中国传福音的基督教新教(Protestant Church)宣教士,他于1807年到达广州。
  但是,我们必须指出,远在1624至1662年荷兰人占据台湾期间,就曾有荷兰新教宣教士在那里向当地人传福音。由于当时从福建沿海移民台湾的汉族人还不多,因此那时信主的主要是原住民,或称为「高山族」、「山胞」。
  马礼逊于1782年出生在英国北部一个称为莫培斯(Morpeth)的小城镇,父母都是很虔盏幕酵健K杂拙秃苈驱f,记忆力很强,十二岁那年曾在一夜之间背下诗篇中最长的第119篇全文,并毫无错误地覆述出来。
  少年时的马礼逊也曾有过一段酗酒、狂欢、污言秽语的放纵生活,但他在十五、六岁的时候经历了重生的喜悦,成为长老会的会友。两年后,他决志奉献自己,作一名海外宣教士。1802年,他赴伦敦求学接受装备,在那里领受到去中国传福音的呼召,并于1804年向伦敦会(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申请远赴中国。
  当他还在伦敦求学期间,他就藉助大英博物馆里收藏的一部中译本圣经手稿学习中文。他曾对一位同学说:
  「且不论学习中文的困难和其它的困难-这些困难在我看来已经是非常大的了-我们若去,必定先有决死之心,不信靠自己,只信靠永生的上帝。」
  就是抱着这种「决死之心」,马礼逊排除万难,踏上了前往中国的征途。1807年一月,就要出发去中国了。可是,当时垄断对华贸易的东印度公司却极不同情宣教士的工作,至使马礼逊无法直接从英国搭船,只好先转往美国,再从那里乘船去远东。
  他于四月间到达纽约,便托人帮忙找去中国的轮船。轮船公司的职员听说他要去中国传福音,都觉得十分可笑。有人问他:
  「马礼逊先生,你真的相信你能改变中国人崇拜偶像的习俗吗?」
  「我不能,先生,」马礼逊十分认真地回答道:「但我相信上帝会做得到。」
  五月十二日,马礼逊乘船从纽约出发,经过三个多月的航行,于九月四日到达澳门。当他从海上看到中国的海岸线时,便从心底里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感叹:
  「中国,啊,中国!」
  这一声呼唤之中,包含着多少期待,又包含着对未来的多少疑虑啊!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远离自己的祖国和亲友,来到一个如此遥远,如此陌生的地方,不为别的,就为着把上帝的福音传给古老的中国。这需要多么大的信心和爱心才做得到啊!
  这一声呼唤,也让我们想起,在马礼逊去中国的二百年前,意大利耶稣会修士范礼安(Alexandre Valignani)就曾在澳门等待十年,始终未能踏足中国本土一步。他在1606年临死前,遥望着中国大陆的方向悲痛而绝望地呼唤道:
  「岩石啊,岩石!你何时才能开门呢?!」
  马礼逊会不会重演范礼安的悲剧呢?中国会不会再一次让来自西方的使者失望呢? 在大海中开道路,在沙漠里开江河的神啊,您让「岩石」开启大门的时候到了吗?
  
  中文圣经的问世
  大家都知道,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把圣经译成现代德文,从而让每一个德国信徒,都能够直接通过神自己的话语,来寻求神的真理。后来的宗教史家都一致认为,这一点正是宗教改革邉訉ξ鳉W,乃至全世界的近代化产生强烈冲击的地方。现代民族语文圣经的出现,打破了罗马天主教神职人员对圣经真理的垄断,使普通信徒不再单靠神父们的解释,就可以凭着神所赐的悟性来领受神的旨意。其结果,就是欧洲近代史上一次空前的思想大解放。它不但使普通信徒摆脱了罗马教廷的思想禁锢,也使欧洲的宗教信仰和学术思想,从中世纪的封闭状态中解脱出来。席卷整个西欧的民主化邉樱部芍苯幼匪莸浆F代民族语文圣经的广泛传播。
  因此,新教(更正教)宣教士,禀承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这一传统,每到一地,必先将圣经译成当地当时的通行语文,好使当地人直接从圣经中认识上帝和祂的独生子主耶稣基督。这一点,正是他们为当地人民所作出的最大贡献。在中国也是这样,第一本完整的中文圣经,就是更正教宣教士奉献给中国人的。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忘记,最早把部份圣经译成中文的,是远在唐朝的景教宣教士。据考证,唐代景教译本有【阿思瞿利容经】(福音书)、【传化经】(使徒行传)、【宝路法王经】(保罗书信)、【启真经】(启示录)、【浑元经】(创世记)、【牟世法王经】(摩西书,可能是出埃及记)、【多惠圣王经】(戴维王的诗篇),等等。这些译本虽未能流传下来,但仅从标题的译法看,就知道受了佛教用语的很多影响。咋一看,几乎分辨不出是基督教的圣经,还是佛教经典。
  除景教外,天主教宣教士也翻译过部份或全本的圣经。最早的中文圣经,出于十六世纪在中国宣教的耶稣会修士之手。
  马礼逊于1807年来到澳门后,由于满清政府严格的闭关锁国政策,使他一时无法进入中国本土。但他一点都不气馁,相神必定会为他开路。所以,毫不迟延,草草安顿下来之后,马上开始学习中文。很快,他便决定亲手翻译圣经。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在后期到达澳门的同工米怜(Milne)的协助下,终于在1819年完成了全部新旧约圣经的翻译工作,并于1823至1824年间出版。
  此外,英国浸信会派驻印度的宣教士马士曼(John Marshman),也想着要为中国人准备一本圣经。他和一位担任澳葡政府翻译官的亚美尼亚人拉沙(Joannes Lasser)一道,花费了十六年的功夫,于1822年完成了【新旧约全书】的中译本。 后来,又有英国圣公会宣教士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德国宣教士郭实猎(又称郭立士)(Karl Fariedrich Gutzlaff)、美国公理会宣教士裨治文(Elijah Coleman Bridgeman)和马礼逊的儿子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合作翻译,于1840年前后完成的全本圣经,其中的新约部份题目为【救世主耶稣新遗诏书】,经太平天国删改后采用作钦定经书。
  到了1853年,又出版了米怜、麦都思、施敦力(Stronach)、布朗(Brown)、马儒翰、裨治文、理雅各布(James Legge)和克陛存(M. S. Culbertson)等人合作修定的所谓「代表译本」。由于参加者对神的名称有分歧,因而出版了「神」版和「上帝」版两种不同的译本。
  1890年,上海在华宣教士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准备出版一本全国通用的中文圣经,并于次年成立了三个委员会,分别负责文理(即文言文)、溛睦砗蛧Z三种译本的翻译工作。其中,「溛睦碜g本」于1904年出版了新约部份,「文理译本」于1906年出版,而于1919年出版的【国语和合译本】则成为最受欢迎,也流传最广的中文圣经译本。至此,「神的话语」正式成为中华文化体系中的一个无法忽略的组成部份,默默地发挥着净化心灵,匡正世道的功效。
  
  马礼逊在中国的宣教活动
  马礼逊于1807年9月8日乘美国货轮「三叉戟」号由纽约抵达广州,但由于清朝政府严格禁止外国人在广州居住,马礼逊之好躲在美国商馆里学习中文。翌年,马礼逊转往澳门,并于1809年2月接受东印度公司的聘请,担任其译员。对于他接受这份工作的原因,他向伦敦会作了如下说明:
  「(一)可使我安全地居留此地;(二)大有助于我学习中文;(三)所得薪酬可减轻差会的财务负担;(四)或可改变东印度公司敌视宣教工作的态度。」
  尽管如此,他对此项工作的心情仍然显得相当矛盾,他表示如有更好的办法使他专心于传教工作的话,他「将十分高兴辞去现职。」
  至于后来的学者指责他与走私鸦片的东印度公司挂钩,从而使基督教(新教)的在华宣教事业有了一个「不光彩的」开始的说法,我认为应该用历史的观点看问题。首先,对马礼逊来讲,担任东印度公司的职务是可以使他长期居住在广州,并合法地出入中国内地的唯一途径。第二,当时的东印度公司还不是以走私鸦片为主要业务的。第三,当时人们对鸦片的认识就如同现在人们对香烟的看法一样,认为祇是一种无伤大雅的嗜好而已,因而并没有非常强烈的道义理由让那时的人自觉地反对鸦片贸易。而后来,正是在宣教士医生的临床观察所积累的数据基础上,才有越来越多的在华宣教士发起抵制鸦片贸易的邉樱瑏K在英国国内信徒的呼应下,最终迫使英国政府采取了限制,以至取缔鸦片贸易的立法行动。第四,马礼逊所提供的祇是翻译服务,并未参与公司的决策和管理,对于该公司的历史罪责不可能,也不应该负任何道义责任。所以,我认为上述的责难是毫无道理的。
  在马礼逊的宣教工作中,文字工作占了很大的份量。上期中我们已经提到他于1823年在马六甲正式出版了新旧约全书中译本,这是他和中国助手们十多年辛勤工作的结晶,也是他为中国人所准备的一份最宝贵的礼物。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顾长声在他所著的【传教士与近代中国】中指出:「基督教的圣经全部译成汉文在中国开始传播,这是天主教在华活动了二百多年所没有做的事,而由基督教(新教)把它初步译成了。基督教的全部原始教义得以完整地介绍给中国,马礼逊是第一人。」(p. 24)
  此外,马礼逊和后来的米怜(William Milne)等助手一起,编印了很多传讲基本信仰的小册子,免费分发给中国人。他们于1815年8月创办了【察世俗每月统计传】(Chinese Monthly Magazine),据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民营中文报纸。他又于1818年在马六甲创立「英华书院」,开了中国基督教教育的先河。
  马礼逊的另一项重大的文字工作是编纂【华英字典】,1817年在澳门出版了第一卷,到1823年陆续出齐,共六卷,4595页,其中仅从康熙字典里所收的汉字加英译就达四万余字。这是他对中英文化交流所作的巨大贡献。
  虽然马礼逊在文字事工方面取得了如此丰富的成果,同时又要为东印度公司作翻译,但他仍然在传福音的工作上有所收获。据记载,在他来华开展宣教工作的第七年,即1814年,他为第一位中国信徒施洗,以后就有更多人信了主。其中有位梁阿发成为中国教会史上第一位华裔牧师,也是马礼逊在文字、教育和传教工作中的得力助手之一。梁牧师所著的福音小册【勤世良言】在当时曾广泛流传,影响到许多人,甚至后来的「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都是在这本小册子的影响下决定发起成立「拜上帝会」的。
  马礼逊在中国工作二十余年,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妻子和一个儿子都因病早逝,确实为主、为中国人作出了可歌可泣的牺牲。他自己也因患急症于1834年去世,终年五十二岁,死后安葬在澳门。

(「真理报」2000年12月及2001年1,2月号)



上网时间: 2003-03-08 
来 源: 感谢著者惠寄信仰之门
共有530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邮寄本文

  • 上篇文章:每一根刺都有一个故事
  • 下篇文章:圣诞节里说“圣诞”(相声)
  • 版权作者所有,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站
    □- 相关文章
    福音与中华(七):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
    福音与中华(六):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
    福音与中华(五):基督教在中国的发端
    福音与中华(四):康熙与天主教
    福音与中华(三):明代天主教在中国
    福音与中华(二): 景教在中国的传播
    福音与中华(一):人心的预备
     Copyright(C)2000-2002 GODoo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思路
    webmaster@godoor.net